我不喜歡算命。理由說穿了,就是酸葡萄心理:八字輕,算來算去也聽不到什麼好話,日子過得好端端的,沒事找霉頭觸幹麻?


許是因為八字輕,據說在嬰兒時期常看到另一次元的東西而大哭。帶我的奶媽又據說有神通,也看得到,幫我處理之後,我才比較好帶。


或許和小時受過驚嚇有關,在媽媽教導下,我很小就會背心經,害怕就念觀世音菩薩。為什麼是觀世音菩薩?據說,我和觀世音菩薩比較有緣。總之,我就沒再見過什麼不屬於本次元的東西。只是,偶爾,身體會忽然發麻打寒顫。據說,這是碰到異次元的東西所致…


真正奇怪的事,發生在我小學一年級或更早(真正年份不詳)


那時我家住在一個山坡上,從山腳下沿著山坡層層疊疊蓋了好幾棟公寓,宛如一座古堡。我家雖然號稱住在三樓,但是所在的四層樓公寓,卻位於古堡的頂端。如果要從正面樓梯走上去,一大段階梯接著一塊平地,然後再一大段階梯至頂,左轉再一小段階梯,才來到我家公寓一樓的右側。這段階梯至少有五層樓高。從側面走則要爬一段山坡,然後再沿著山壁走約兩層樓的階梯,就會抵達公寓一樓左側。


我爸爸很愛爬山,我家公寓後面就對著山坡。一樓鄰居面對的是防土牆,二樓鄰居則由後陽台架了座木橋直通山坡,在坡上種了幾棵木瓜樹。由山坡向上爬,近可達北投情人廟(現為照明寺),遠可至天母軍鑑岩。住這兒圖的就是爬山方便,更正確的說,是每天都得爬山…


好不容易來到了我家公寓面前,還有三樓要爬。對好動的小孩子來說,即使怨聲載道,要回家還是非爬不可,也算強迫運動,鍛鍊了不錯的體力。但對於下班後還得買菜兼帶孩子的媽媽而言,卻是加倍操勞,讓不該提重的身體更加不堪*


這種依山而建的房子後來蓋了不少,才會有土石流、山崩地震房子倒塌的慘劇。我們那間蓋得早,屬於地基穩固、安全尚可的地區,前幾年回去,搭乘捷運經過時抬頭遠眺,似乎還屹立在那兒。



這件匪夷所思的事,就發生在這間山坡上的公寓。


由於位於古堡的頂端,公寓前的狹窄通道多半只有住戶出入。因此常有人把棉被曬在通道上,多半是用兩個木頭拒馬撐住棉被的兩端,讓棉被大大張開以利吸收陽光精華。從上面俯視,就像一個軟綿綿的大墊子


那天風和日麗,應該是假日午後,我、哥哥、和另外幾個不知誰家的孩子,玩著玩著,來到了屋頂,也就是五樓。趴在矮牆向樓下望去,一張棉被鋪成的軟墊,像是消防隊救人時張開的大網,吸引著玩興正濃的我們。


我們決定跳下去。


僅管懷著怕被大人抓到的恐懼,玩心終究勝過一切,我們一個接著一個地躍下去。


我對此印象非常深刻,場景至今仍歷歷在目:我們意猶未盡,排了隊再爬上樓,再跳。唯一的憂慮是,萬一把棉被弄髒了會被罵…


很不可思議,是吧?


長大後,每每想到此事,都忍不住要懷疑:這只是一個夢境,一個過於真實的夢境。在學會計算重力加速度之後,更把此事完全藏入心底:即使老房子樓層低,正的算倒著算,就是算不出除了超人蜘蛛人,誰能從五樓落在離地幾吋的棉被上,還安然無恙。


直到今年返鄉過年,閒聊時跟媽媽提起:小學中低年級時,我常由學校二樓翻出欄杆,由突出的遮雨棚往樓下跳。當年的日式建築遮雨棚與房子一體,是水泥製的,樓層也比較矮,現早已拆除蓋了大樓。我媽是同校老師,知道我說的是哪棟建築物,瞪大雙眼直呼不可能。


我一時興起,把當年自五樓躍下的事也招了出來。我哥剛好也在一旁,沒料到他卻同聲附和:他也有相同的記憶。大家頓時默然…


莫非,我和我哥做了相同的夢?同樣栩栩如生的夢?


還是…有在一旁相助



 

 

 

*再喵一下

女性的身體有一個男性沒有的子宮在生產過程常會拉扯受傷導致子宮下垂又懷孕或哺乳養育小孩常傷及筋骨。這些病痛都必須避免提重物。因此女性之所以較少從事需要扛重蠻力的工作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相關閱讀: 算命與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