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有小孩的台灣父母,大概都對巧虎不陌生。我們家也不例外,兩個小姑娘對巧連智的DVD看了又看,書更是翻了再翻。(小玉是折了又撕)


有一集巧連智很鮮,用一個卡通豆腐來教小孩守規矩。每當影片中的小兔子小老虎做了不該做的事:在公共場所亂跑,在公車上喝飲料(這個我小時候常做咧)諸如此類,就會不知打哪兒跳出來一個方白臉先生,大聲唱:「醬~將醬醬講講~要有禮貌唷~不乖的小朋友就會問:「你是誰?」方白臉先生:「我是豆腐。」


好啦,規矩有沒有學到我不知道,這句「我是豆腐」姑娘們倒是背得滾瓜爛熟。


 

那天晚上,我半臥在床上,兩個孩子在一旁乖巧的遊戲(睡前例行活動,請參見挾天子以令諸侯)。看著剛出浴老公那張帥氣的側臉,當年就是被這個角度迷住了,才改變計畫,留在美國。不知為何,我忽然想起在台灣各有成就的女友們,思念多年老友聚在一起那種自在快樂的感覺。不知不覺地,我又抓起牛角往尖裡鑽。


「我是誰?」我忍不住開口問老公。


我知道這問題很抽象。我的意思是:曾經是學生,是工程師的我,現在除了是媽媽,是老婆,還能如何自我定位?


話一出口,我就知道一定沒有答案。


卻沒料到,老公和小玉幾乎同時開口:


「妳說什麼?」


「我是豆腐。」


哇哈哈哈~~什麼我是豆腐?把妳娘的問題當搞笑啊?


問題與情緒,就在大笑中消逝


 


現在,姊妹倆有了新的姊妹會切口遊戲切口適用於任何姊姊想用的時點


有一回田田想上樓玩,小玉照例在後面當跟屁蟲,田田先抵達二樓一轉身擋住妹妹去路:「你是誰?」妹妹:「我是豆腐。」然後兩個人笑成一團,一起上樓去玩

 


以後,請別再問我是誰?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