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州,我不懈的努力,終於開始有了回報。

我們開始了為期約十個月的長期治療。每週一次,我帶著兩個孩子,到四十五分鐘車程外的中醫友人家針灸,拿藥。

治療同時,我仍然隨時注意各種非傳統療法。

許多人告訴我:異位性皮膚炎和過敏是無法治療的,只能控制症狀,然後聽天由命。為什麼說聽天由命?因為有人長大就好了,有人卻被糾纏一生。我卻不肯認命。或許和理工科的出身的有關,我覺得這聽天由命實在不合理,一定有某個我們仍未能以科學解釋的變因,才會造成不同的結果。

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即使此因只能假設,無法求證,也不能就此論斷其不存在。就像人類還沒測試到無線電波之前,如果有人剛好撿到外星人留下來的儀器,可以藉以利用無線電波傳送聲音,就成了當代的神蹟。但是,這所謂的神蹟,其實是有個尚無法求證的因---無線電波的存在啊。

搜尋之下,我找到了一本書和一個網站 Quantum Touch,開始練習用能量的振動提昇田田的自癒能力。又由網站中其他人的介紹,買了 Bach Flower Therapy 的書和精油,來改善田田的內在情緒。
只是,這些都沒有施行多久。

我不斷地和中醫友人討論,她剛好認識一位美國異人如帝,他同樣能幫人調整能量。由他的觀點來看,這些所謂新世紀的能量療法很危險,治療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有些時候、有些人,其實是不能救的,如果硬跟死神爭,自己身邊的人會成為替死鬼。(所以,先決條件---你必須看的到死神)

那陣子我對於 dowsing 和 energy work 非常有興趣,也覺得 Quantum Touch 的做法有一定的效果。只是每次幫田田提昇能量後,我都覺得好累。據如帝說,這是因為一般人的身體,並不是設計來為他人調整能量的,硬是要做當然會無法負荷。

因為未知的理由,某晚如帝在靜坐時,和田田的能量有了接觸。於是,他決定來幫我們,不收分文。有了專家,我這連業餘都稱不上的還窮攪和什麼?立刻把 Quantum Touch 打入冷宮。即使到後來,如帝同意我在他的指導下,為田田做類似Quantum Touch的能量協助,又懶又怕累的我也極少去做。Bach Flower Therapy 這種療效緩慢不易覺察的精油,自然也被我閒置一旁。

針炙、服藥、泡藥澡、擦中藥膏、能量調整,田田在如帝和中醫友人攜手合作之下,大有改善。

約十個月後,田田已經不再服中藥,開始正常飲食。起司或海鮮,仍會讓她嘴周發紅。但是多方嘗試後,我們終於找到了適合她的中藥膏與乳液。搔癢難耐,抓破皮膚的夜晚終於遠離。她的皮膚看起來和一般孩子沒有兩樣。
不能說她已經完全好了,比起一般孩子,她還是比較敏感。也許三十年後,她會再度面對癢魔。但是,誰知道呢?也許那時的醫藥科學,會進步到根本沒有癢的問題。

最近,她開始上游泳課。她告訴我:「游泳是我最喜歡的活動。」

從怕水到愛水,四年的日子過去了。行事曆上,終於少了例行的求醫約診。

我的癢癢孩子,也終於不再癢了。
 
後記:

前陣子,費比恩三番兩次對田田的改善評論道:「真的是長大就好了…」
好你個頭啦!我和中醫友人為她做的都是多此一舉是吧?
欠扁。

只是,我沒辦法做出對照組---如果不治療,會不會自己長大就好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田田的一位同齡難友即使服用抗組織鞍,仍不時受搔癢之苦。但是那個男孩不只有異位性皮膚炎,還有氣喘、疑似癲癇、平衡中樞問題,並不是完美的對照組。

竭盡所能,而田田好了。
聽天由命,而田田或好、或不好。
我選擇前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