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_20070401034421978.jpg


小玉學說話,只有開始是媽媽稍微指點的。後來比較大了,可以和姊姊一起玩,媽媽立刻倦勤。這個學習說話的對象,就成了田姊兒。
因此,她的某些兒語,也只有姊姊才能解讀。
 
一日在車上,小玉忽然說:「馬桶一企睡覺了。」
納悶的媽媽邊開車,邊試圖解碼:「什麼?馬桶…?」
小玉毫不猶豫地再複述一次:「馬桶一企睡覺了。」
媽媽心想:「家裡是有三個馬桶,但什麼時候/為什麼編號了,我怎麼不知道?」
當媽媽還在“馬桶”當中打轉時,田姊兒終於看不下去了:
「妹妹說,貓頭鷹去睡覺了。」


 
啊~~原來是貓頭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