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懷了老二之後,心知無法繼續勝任“人力止抓器”一職,下定決心重回皮膚科醫生的懷抱。這位新的小兒專科醫生,是長島街頭巷尾,認識的媽媽都推薦,用過的都說讚。我早已久仰大名,卻因西藥治標不治本,而遲遲不願投醫。

第一次見到這位醫生,是在候診室癡等了一個小時,再於診療室等了十五分鐘之後的事。他沒有穿白袍,一件黑色皮衣,身材高大,雙腿修長。乍看之下,我以為見到了基奴李維。但是,第二次求診之後,我可以確定,第一次候診真的等太久了---眼花了。不過,他也算得上有一點點帥的啦。


這位帥哥醫生,看完田田後,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媽啊,請不要怕用藥。」真是一針見血,你養小鬼啊?怎麼知道的? (噢,當然是看田田的皮膚就知道了…) 至於他的療法,該怎麼形容呢?用藥如神吧。就是要你一直用藥。先用類固醇把粗糙的皮膚更新,再用Protopic控制,同時服用抗組織鞍,最後再改為Ellidel 保養式的交替用藥。

田田的皮膚前所未有的滑嫩,好到可以去拍 “使用前/使用後” 的廣告。我們也頭一次享受到睽違的一夜安眠(雖然我大著肚子,其實仍無法真正享受一覺到天亮)。也就在這段時間,向來怕水怕濕,一碰水就哭的田田,在兩歲九個月大的時候,第一次去游泳,跟著爸爸在 YMCA 享受了一期的親子游泳課。

只是,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靠著一個敢於用藥的醫生,大膽運用各種藥劑。他還有個自調的處方,內含外傷藥及低劑量類固醇,可長期使用,但保險不給付。

總歸一句話,一切美好的生活,都是靠著一雙用藥的手,在幕後支撐著。

一度,醫生試著降低藥物使用頻率,田田的皮膚立刻粗糙了起來,只好回歸用藥原點。我媽勸我:「就聽醫生的吧,妳寧願看著孩子受苦嗎?多少孩子用了多少藥還不是長大了?」看著沒有癢癢折磨,眉開眼笑的孩子,讓我只能繼續回診,繼續用藥。

只是,我的心裡仍然不踏實---這樣狀似完美的日子,能維持多久?可能的副作用,何時會撲向我們?

後來搬到加州,沒了藥神指點用藥,我們也不敢繼續濫用藥物。沒多久,田田又恢復為原本的癢癢孩子。

比起東岸內在的氣質文化,與外在的綠野林蔭,加州相對地一片荒蕪。然而此處什麼沒有,華人多,離亞洲近,中醫想必更發達。更何況
做娘的怎麼能輕易放棄孩子健康的未來,我決定再度向中國傳統醫學求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