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聽聞有人為了治病求神問卜,輕者喝點香灰花點小錢,重者人財兩失傾家蕩產。在成為母親前,我對此大大不解,不能相信有人可以愚昧到這種地步,腦袋裡裝漿糊,去相信江湖郎中老掉牙的騙術。心裡頗覺不可思議,沒有知識也要有常識啊?何況被騙的還不乏所謂知識份子。

一直到成為母親,看著自己孩子每天癢的不得了,明明就是飲鴆止渴,越抓越痛,卻是難以忍受。那種﹝我知道抓了會痛,但是我真的太癢了﹞咬了牙橫了心的表情,讓人看了心都揪成一團。想到我懷孕期間也一度全身搔癢,難受得搓到皮都破了,半夜還得叫醒費比恩幫我抓背,而她才一丁點兒大---還是個娃兒啊!我真的寧願癢的是自己。

只是,當這個念頭初次昇起時,我竟然小小猶豫了一下---那種癢真的太難受了,絕對可以列入滿清十大酷刑。除了恐懼這個“癢魔”,我還擔心,萬一我一直搔癢難耐,該怎麼照顧寶寶呢? (好像我願意就會成真似的...)

總之,為了治療田田的異位性皮膚炎,我們試過各種方法,求過各家名醫。終於明白,狗急為什麼會跳牆,人病了為什麼會喝香灰?圖的就是那一線希望啊。
 
我們試過的方法包括---

西醫:皮膚科 (試過所有異味性皮膚炎藥膏,包括類固醇及非類固醇:Protopic,Ellidel,及各種抗組織鞍),過敏科 (血液測試,皮膚測試)。

中醫:針炙,煎藥,科學中藥,及泡藥澡。

非傳統以及能量醫學:Bach Flower Therapy,Quantum Touch,台灣及美國特異功能人士。

西醫是我們第一個求助的對象。


從三週大發病求診於小兒科醫師,接著被轉診小兒皮膚科,到八個月大搬到長島為止。我們已經試過多種藥物,依舊是好好壞壞,治標不治本。所以到了長島一陣子,我們才再求診於鄰居推薦的皮膚科醫師 (非小兒專科,長島有錢人多,個人覺得此診所偏美容科)。

美美的皮膚科醫師開了處方告訴我,這個病一般長大會好一點。比如說青春期 (啥?) 油脂分泌比較旺盛,就比較不癢,但是過了三十歲,油脂分泌減少又可能再復發。

被宣告女兒的皮膚病在三十歲會復發,在母親聽起來,是有點不捨。不過那至少是三十年後的事,眼前我只聽到「青春期」三個字。什麼叫做「青春期油脂分泌比較旺盛,就比較不癢」?是說我得繼續面對抓的日無靜時、夜無安枕的女兒再十年嗎?如果靜下來就會癢,她將來該如何面對學習的壓力?

這不成,這不成。儘管她的奶奶總是潑冷水說「醫生說這只能控制,不會好的」我就是不信邪,為了田田,為了自己,我絕不輕易放棄。


田田一歲兩個月大時,我們透過中文報紙找了一個過敏科醫師,到紐約皇后區的診所做了田田第一次的皮膚過敏測試。結果顯示,她什麼都過敏:牛奶、黃豆、蛋白、麥子…可以想到的,她都有過敏反應。

老一輩的醫師總愛叫人斷奶,這個醫師也不例外,她勸我為了避免田田透過我的奶吸收到過敏源,而且 (我想這才是她想宣導的重點) 田田已經這麼大,早該斷奶了!

一直以來,吸奶對田田而言,是很好的慰藉。當她很癢又不敢/不能抓的時候,躲進媽媽懷裡吸吸奶,就可以讓她煩躁的情緒穩定下來。然而,我愛女心切,雖然一直想餵到自然離乳,卻更恐懼自己的母奶害了她。只好很心不乾情不願,不捨地強迫斷奶。

然而,斷奶與限制飲食,對她並沒有任何幫助。日子仍然在阻止她抓癢中度過。


緊接著,我們展開了台灣求醫之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