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星期真是禍不單行的一週。


事情始於星期一,田田和阿嬤姨婆一起去吃好康的,吃完中餐卻立刻吐個精光。我們不察,以為是食物過敏。當晚他食慾不振,早早上床睡覺。


次日早晨田田繼續厭食,正好我們要再去看中醫調理身體,就一並將症狀訴說,拿藥回 家,想說吃了就會好轉。沒想到,不知是衣服穿太多還是對某項中藥過敏,她竟然全身癢癢,一抓就浮起疹子。基於以往的經驗,這抓出來的疹子是很可怕的,會越 抓越癢,不到破皮流血不罷休。嚇得我皮包抓起就出門四處尋找antihistamine兒童抗組織胺口服液,才發現台灣一般藥局賣的多是decongestant鼻塞藥。最後買了皮膚疹擦劑,才解決了她癢癢的痛苦。擦完藥,她如獲大赦,吃了一整碗的飯。然而我們還沒找出到底是什麼造成他的癢,半夜她又吐光光了。


星期三,窗外開始下雨。看著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田田,我終於明白了這不是食物過敏,這是害表妹小媛兩週前因此住院的兇手:輪狀病毒。


話說甫歸國之際,小媛和田田姊妹常一同出遊,但才過一星期,小媛就開始食慾不振上吐下瀉。我們頓時成了由美國空運病毒來台的特大號嫌疑犯,也和小媛中止外交近兩星期。一直到上週六小媛身體好多了,我們才再相逢於週末連續兩日。


週末在京華城以及陽明大學,田田和小媛玩的非常盡興。好像有這麼一個說法是,病快好時傳染力最強,或者是,傳染給別人自己就好了。無論如何,這回角色互調,小媛成了第一號嫌疑犯啦。


於是,我依照我妹的建議,緊急餵食她四包乳酸菌,中午又兩包,晚上再兩包。中午就吃了一口稀飯,沒吐就是進步,晚餐再多一點。基本上她算是昏睡了一整天,只喝了一點水和電解質液。但是真的很神奇,隔天她就可以一餐吃半碗稀飯了。


就在田田逐漸恢復的星期四,我和阿嬤都開始肚子痛了。我也昏沉了一天,吞了一堆乳酸菌,吃了兩口稀飯配肉鬆,噁心的不得了。身體原本就得一天捕魚十天曬網的阿嬤,本來想去打營養針,變成掛點滴。外頭陰雨不停,整整灰暗了一天。


到了晚餐時間,田田精神極好地吃了一堆肉和菜,我的腸胃絞痛也緩和下來,總算快要 撥雲見日了。噢!真是想的太美了。到現在我們還無法還原現場,但田田就這麼莫名奇妙的又摔裂了下巴。去年在長島才摔裂過一次,同樣無法還原現場,這次就摔 在幾乎是舊傷疤上,只稍微偏右 零點二公分 。


最近田田常學妹妹有事不用說的用哭的,所以當我在房間聽到田田大哭,我沒好氣的到客廳查看 「又 怎麼啦?」卻見她雙手是血,我本能的望向他嘴巴,沒血,心立刻涼了半截。第一次她在長島家中摔傷,我也以為是她常發生的撞到嘴唇或牙齒流血。記得第一次看 到傷口時,我嚇的快哭了,頻頻安慰她沒關係,其實她還真的抱抱就不哭了,比我還鎮定。那次我還得一個人帶著兩個小孩開車去急診室,還好那家很棒的兒童醫院 有代客泊車。這回有人幫忙,把妹妹留在家中,還有阿公開車送我們去榮總急診室。雖然剛看到傷處還是很不能接受:「不會吧,又要縫了?」大致上我還是非常地 從容不迫的。


雨仍然不停的下,我們就這樣在急診室裡一混兩個小時,其中等了約一個半小時,終於 整形外科醫生把她的傷口縫合了。說到這個,我真的對這個年輕醫生很不滿。小孩子本來就會大叫嘛,要有耐性好好縫啊。怎麼 一公分 的傷口只縫了五針,縫的又不對稱,這算什麼美容針啊。上回我們運氣很好,來了一個經驗豐富的中年醫生,後來去他診所拆線才知道,他是專門幫長島有錢人整形 美容的。田田的傷口小小的縫了十幾針,癒合的超漂亮的,一條細細的線。我後來也沒幫她擦疤痕膏,疤痕一點也不明顯。果然受傷要選時間,上次是下午,還是上 班時間。這次是晚上,大牌名醫都回家了,只剩下年輕實習醫生,田田又不是名人之後,也沒得挑啦。


總算到了星期五,狂吃乳酸菌的結果,我和田田幾乎都好了,可以正常飲食,只剩下虛弱的阿嬤還在拉肚子。至於只有一歲半的妹妹,照理說應該是最脆弱,最容易被感染的,她倒是只拉了兩次稀便便,一天食慾不佳。追究原因大概是最近他每天至少吃乳酸菌一包,外加卡洛塔妮羊乳片無數(號稱含三種有益菌) ,對此種腸胃病毒抵抗力也就比我們都強吧。


病奄奄的一週就這樣過去,希望週六天氣放晴,我們的健康也可以雨過天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