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有三天假,對於我們本來就在度假的,其實大可不必跟著去湊熱鬧塞車擠人。只是難得回台灣,總得見見朋友拜訪親戚,人家可不像我們天天星期天。所以這三天假期,我們竟也檔期排滿滿:熱鬧湊了,車塞到了,人,也擠到了。

 


星期六,婆家阿嬤(孩子們的阿祖)做壽,到日式料理店辦了四桌祝壽。


婆家宴客偏好搭棚辦桌,即便到了日式料理亦不改其作風。每一道都是澎湃的大菜:一大盤壽司、一大盤生魚片、龍蝦、螃蟹、炸蝦炸蔬菜、蜜汁排骨配白斬雞、香菇魚翅羹、蒸?魚(我和魚不熟,不太確定他大名為何)、海膽青江菜、卦菜排骨湯(排骨多到不行)當然少不了大到不行的巨盤豬腳麵線嗯,不知道有沒有漏掉,算算我已經列出十一道菜囉。生魚片、蒸魚和海膽這三道菜,我根本沒碰。忙著餵小孩,吃小孩盤裡的剩菜(惜福啊)。


整個是吃喜酒的排場。雖然有兩桌在和式房,卻完全沒有吃日本料理的感覺。小朋友在和式房內狂歡遊行,一上車就累癱了。帶著他們一整天,回到家我雖然意識仍清楚,卻微微覺得地球在旋轉。努力把兩隻一下車就醒來活蹦亂跳的小動物清洗乾淨,再塞回床上。我也趕緊鑽進被窩,準備迎接次日的挑戰。


星期天,和住在新竹的高中同學約好,先拜訪同樣有兩個女兒的香,來個小小playdate,再去拜訪在家安胎的萌。


上次原本已經約好和幾位同學一起南下,卻遇到女兒上吐下瀉又摔破下巴,只好取消。帶小孩的人最了解什麼叫做世事難料。選日不如撞期,這次不趁著大家的小孩都無恙去聚聚,不知道下次又會出什麼狀況。所以儘管心裡對可能的塞車怕怕的,還是勇敢的出發了。


果然,原本只要一個小時的車程,開了超過一個半小時。所幸兩個小孩都被周公招呼的好好的。在優雅的音樂聲中,我們平安抵達新竹。


香的家還是和三年前一樣,讓我再一次羨慕她能享受台灣生活的便利,又擁有寬敞舒適的空間。而且這回四樓裝潢好了,原木地板的琴房兼書房,光坐在那裡就有一種度假的閒適感,讓人想飲杯茶,看本書。難怪香和兩個女兒這麼有氣質。


中午香請我們在一家文化村(館?)吃滷肉飯。這家店外面養了一隻會說話的鸚鵡(雖

然我只聽到他ㄚㄚ叫)和一隻迷你豬,這隻迷你豬一點也不迷你,大剌剌地躺在屋(豬圈?)裡流口水。這兩隻招牌動物,吸引了一大群小朋友。店內也佈置的十分鄉村味。門口擺滿大大小小的豬隻雕塑飾品,天花板垂吊著彎曲成各種姿態的葫蘆。提供了回歸自然的視覺享受。


當然囉,這家店的滷肉飯和各式小菜也相當不錯。我們點了冰糖芋頭/地瓜、海帶豆乾和蓮藕片。不過,我的舌頭很遲鈍,除非太難吃,大部分的東西都會被我納入好吃類。完全不適合推薦任何一家餐廳。所以我上餐廳比較重氣氛,端的是靠視覺彌補味覺的不足。


接著到萌的新家,這是回台後拜訪的第三位同學的家。心裡不禁納悶:怎麼大家的家都美成這樣。不論大小,每一戶都裝潢的宛如樣品屋。而且不是金碧輝煌坐立難安那種皇宮型,是住起來很舒服不想出門的溫馨小木屋型。反觀我們在美國還苦哈哈攢錢買房中,裝潢?什麼叫裝潢?


不過想想也就豁然開朗了。誰叫我和老公年輕時不努力賺錢,就愛出國領略異國文化。


我辭掉"錢"途看好的工作,就為了想在被婚姻綁住之前,完成我一直想做的事:到國外住上一年半載,不是純旅遊走馬看花,而是徹底領略不同的生活模式。而他念博士耗時更長,還把省下的助學金寄給當時女友。〈吃醋嗎?不會耶,他的助學金那麼少,現在的薪水高多啦~嘿嘿〉我們兩個幾年沒賺錢也就算了,還大把銀子大把銀子的花,也難怪如今看人喝酒吃肉,我們只能粗茶淡飯。差別就在人生選擇的方向吧。


人生的抉擇沒有好壞之分,不後悔就對了。當年我如果繼續工作下去,依我愛碎碎念的個性,一定會念一輩子的。


所以我就把握當下,在香和萌的家享受小木屋的溫馨,和暖暖的友情。小朋友們乖的很,除了出來要吃要喝,五個年齡分布由一歲半到八歲的小妞們是玩的不亦樂乎。

傍晚我們從新竹一路塞回來。好不容易到了家,累到雙手微顫,繼續打發小孩吃飯刷牙睡覺。雖然是2006年的最後一夜,什麼煙火,什麼倒數計時,還是留給沒有小孩的人吧。〈結果,十二點我又被煙火鞭炮聲吵醒,一直到三點都無法再入睡。嗚


星期一,2007年的第一天,和婆家兄嫂約好,下午一起帶小孩到二重疏洪道騎腳踏車。早上田田和阿公去爬軍艦岩,我趕緊在家補補元氣。小玉妹妹管他元旦還是鴨蛋,總是七點左右趴在我身上用讓人心軟的稚嫩聲音叫喚:「媽媽起常。」不起來就大發雷霆,一會兒泡泡() ,一會兒出企()。反正做娘的如果不起來伺候小姑娘,她一定叫到阿公阿嬤,隔壁房的姊姊,樓上樓下親戚五十全部起來關切為止。


嚴重睡眠不足的娘,睜不太開的惺忪小眼和烏溜溜的眼圈,在MSN和孩子的爹視訊時,還惹來彼端爸爸的關切:「你睡醒了嗎?」


下午來到二重疏洪道。因為天氣很好,四處都是騎腳踏車的人。我們來的晚,連腳踏車都租不到,只好改去玩碰碰車。田田才四歲,開起車來可是有模有樣。兄嫂家的兩個姊姊很疼她,把駕駛大權(生命安全?)交付給她,坐在旁邊任她載著四處狂飆。我們花了大把硬幣,才滿足了田田的飆車慾。小玉年紀小又沒坐過機車,坐在我前方油門一踩,碰碰車瞬間加速。只見她臉色瞬間發白,放聲尖叫並像無尾熊般緊緊巴住我,誓死不肯再踏上碰碰車一步。我們只得在一旁騎速度奇慢的熊貓


即便我前晚只睡三個小時,全身細胞都呼喊著回家睡覺,當晚我們還是乖乖留在婆家吃晚餐,因為返台一個多月我們還不曾在婆家用晚餐(孩子八點就要準備上床了咩)。好不容易餐畢,帶著大包小包婆婆準備的滷豬尾巴、新鮮白帶魚、純釀醬油等好貨,努力撐開眼睛,再度疲憊不堪地回到娘家。



 

一天湊熱鬧,一天去塞車,一天去擠人。三天連假終於結束了。真的是,很久沒度過這麼充實的假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