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一臉花花的孩子來到診所,醫生診察之後,告訴我們這不是 baby acne,這是 Eczema


經查閱字典,此字翻譯為嬰兒濕疹。在此之前,我們從沒聽過這個英文單字。更沒料到這一宣判,我們就要與之為伍數年,對女兒而言,更或許是一輩子。

 

醫生開了處方籤。我再三不願,也不得不在女兒三週大時,就餵他抗生素/擦類固醇。類固醇果然是仙藥,一擦就立刻還我女兒美麗肌膚。我們天真的以為沒事了,接著才悲慘的發現,這根本是用藥十天好透透,停藥兩天就復發。更慘的是,不但我們不敢過度用藥,連小兒科醫生自己也怕(1)

 


頭一年田田的臉頰總是又紅又花,很快地我們被轉診到兒童皮膚科。受限於我們的醫療保險,在當地我們只能去一家醫學院看皮膚科。


這家醫學院算是當地最知名的,沒什麼不好,除了等待時間冗長,還有停車要收錢(2)。還有因為是教學醫院,所以每次醫生看診,都是前呼後擁浩浩蕩蕩的一群白衣人,好像很重視你的小孩,其實是把她當白老鼠教學用啦(3)

 

用了幾種類固醇之後,在她六個月大時,因田田的爹任職的公司把此處廠房關閉,我們要從這個小城市搬到紐約長島。皮膚科醫生笑笑祝福我們:「長島有許多優秀的醫生 應該可以治好你的女兒。」我猜她心裡可能有點遺憾,這個可以供學生實習的上好教材就這麼落跑啦。



搬到長島,暫時安頓下來之後,經由鄰居推薦,我們帶著田田繼續看皮膚科。如同以往,治標不治本,日子在她的皮膚好好壞壞反反覆覆中度過。我們綁過他,也試過幫她戴手套,一切都是枉然。

 

孩子一天天長大,不可能一直綁住妨礙她的發展。至於手套,我們只幫她戴過一晚。戴上後心裡竊笑,終於可以從此安枕無憂。隔天查看才發現:天哪!她已經把手套邊緣露出的手腕整圈磨的皮破血流。心疼的要命,後悔的要死。只能回到土法煉鋼,繼續過著只要他稍有抓癢的舉動,就用雙手握住她的小手一同睡覺。



那時真的很擔心,每天這樣抓抓抓,要怎麼訓練他自己入睡呢?還好在田田一歲半時,我們回臺灣省親,我和田田多留了一個月,返美時媽媽捨不得我一人帶著抓抓小童坐飛機,跟著我來美國住了一個月。在這段期間,她幫我們設計縫製了超完美防抓衣

 

超完美防抓衣其實沒有什麼高深的學問,就是替連腳衣加手套。因為她的皮膚不能緊貼衣物,所以手套是用棉紗手帕兩條對縫成的大布袋,穿起來很像演布袋戲還是歌仔戲的。一試之下成效良好,袋子大不好磨臉,指甲又抓不到,超級完美。唯一的問題只是夏天冷氣要開很強,在台灣可能不適用。


我不知道為什麼之前我們沒想到,大概是每天睡眠不足腦筋根本不太輪轉吧。我唯一想到 (幻想) 的就是去找一頂美式足球的頭盔給她戴,讓她隔空搔癢─妳再抓啊


 

一直到田田四歲左右病情改善之前,每天早晚一定要全身塗抹 Aquaphor。那是一種以凡士林為基調的油膏,質感軟軟的,像曼秀雷敦。由於不含水分,擦在有傷口的皮膚上不會刺痛。我們試遍各種產品,家裡堆滿了各種無香精乳液乳霜,這是田田唯一擦了不會尖叫哭泣逃跑的產品。

 

但是 Aquaphor 有個很大的缺點非常油膩而且會四處沾黏。幫她上完後,雙手怎麼洗也洗不乾淨。沾到我任何有毛細孔的地方都會造成堵塞,我的臉常因為抱她而長痘子。而且洗完澡擦一次也就算了,每天早上還得把她剝光再裹上一層油。再加上每隔幾天她就會大癢,抓得遍體粼傷時,更得一天上個四五次,以促進傷口癒合。

 

長久下來對這個上油的工作,我真的是痛恨到了極點。她爸還幻想製作一種大桶子,裡面裝滿這種油膏,然後把田田整個人扔下去 “dip” 一下就完成了。我聽了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卻不知自己究竟是喜還是悲...

 

 

 

1.     當時不懂得如何鑑別醫生也沒約談純憑朋友推薦 沒想到給我這名字的朋友也不太喜歡這醫生

2.     羅徹斯特雖然是紐約州第三大城空地還是很多房價也不高人口不算密集 停車費記得是每半小時一跳看病等待時間又長每次前後至少兩小時 帶著醒來會哭鬧的貝比等的越久越麻煩還得付更多錢當然很不爽

3.     我不是不知道所有的醫生都曾經是新手 只是不爽他們在我們面前教學這個醫生好像是當地有名的醫生(我的小兒科醫生幫我們約的) 又很明顯地因為一大群人看診更慢等的更久其實真正不爽的是明知道會慢為什麼不能約個正確一點的時間卻要病人去那兒苦等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