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教會去年夏天來了一位很有喜感的牧師,Craig Jutila,號稱牧師界的金凱瑞。他是家庭牧師,負責領導我們的幼兒、小學、中學和高中部,有時也會上台講道。

每次聽他講道或分享,都像是聽相聲或脫口秀,一定會笑到掉眼淚,不是人生悲喜笑中帶淚,而是真的笑過了頭。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學期剛開始的中學小組說明會,Craig 的自我介紹也是讓我們笑翻了。

會如此活潑,他說是因為他有過動症:而且,那個年代過動症的處方簽就是棍子。

他的高中英文成績是不及格的,結果竟然出了好幾本書。

同學以為他長大後大概會去坐牢了,沒想到竟然變成很受歡迎的家庭牧師。

說來也不奇怪,他自己就是個滿腦袋點子的大孩子,用孩子的心去思考孩子的需要,構思製作了許多活潑生動的美國兒童主日學影音書籍。(www.whowillyouempower.com)

我在兒童主日幫忙,所以有機會體驗到他帶來的改變。

他來教會短短六個月,把兒童主日學模式翻了一翻,連三歲的幼兒都有了敬拜時間,而不是單純的托兒。

一般美國人比我們亞洲人樂觀,他又是個中翹楚;基督徒的喜樂一般是心靈上的,他卻是百分之百的表現於外在,他的分享太自然、太真實~基督徒可以這樣嗎?我這個不夠活潑的亞洲移民笑完之後,偶爾會不自覺地發出這樣的疑惑。

 

平日就有三場敬拜時間,今年耶誕節我們教會舉辦了六場燭光慶祝,Craig 是主持人。

他要我們珍惜孩子小、耶誕節一大清早吵父母起來拆禮物的時光~ ”像我的孩子21歲了,耶誕節當天到了11點還在睡,我們去叫他們起床,他們還會抱怨說,一定要拆禮物嗎?“

開心地慶祝耶穌為我們來到人世,卻沒想到這是最後一次在人世見到Craig。

耶誕節隔日午後,全家聚在一起,我沒有察看臉書,卻收到查經班姊妹寄來的代禱訊息:Craig滑雪板發生意外,情況嚴重,藍色警訊(上網查才知道是心臟無法自行跳動)。

一個小時後,就得知他已經與主同在了。

 

2018的最後一天,我和小玉來到教會參加Craig的告別式。

我討厭死亡,但是Craig 的告別式是一場生命的慶祝 (Celebration of Life),我們被要求穿著非正式的衣著,因為他不會喜歡正經八百的告別式,我真不知道有沒有其他的告別式是這樣笑聲連連的。

會場布置的氣球是Craig 最喜歡的西雅圖海鷹隊的顏色:藍灰綠,雖然我們在加州,但是今天他最大,要是穿海鷹隊綿衫來參加他會更高興。

主任牧師身著灰色格子休閒衫,說:”我從沒穿著這樣隨意的主持告別式,也只有Craig 能讓我做出這樣的事...“

 

其實,我從來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唯一的一次互動是兒童主日剛換教室那天,他在走廊掌控全場,我要回家前經過他身邊,跟他點頭微笑致意。(說來或許很難相信,但是其實我總得半強迫自己和大家互動,如果沒有心理準備,突然撞見,有時候我會連Hi都說不出來)

但是他的突然蒙主恩召,讓我的眼淚一直掉。

原來,他已經深深地影響了我~在他身上我看到為主勇敢付出愛,熱情,活出極致的生命。那是我所渴慕卻又害怕的,他是一個榜樣,我卻視而不見...

不曾跟他說過一句話的我都這麼難過了,他的家人怎麼辦?

他留下來的妻子和三個孩子,輪流上台分享他們對Craig 的懷念,或者應該說的更準確一點,爆料。

笑聲、淚水、讚美上帝,我也第一次體驗到可以難過、但是充滿盼望的那種心情。

悲傷是必然的,我們的情感也是上帝創造的,但是在悲傷的同時,我們知道有盼望。我們更知道,無論是好事壞事,都能為上帝所用,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上帝容許這件事的發生,但是我們知道祂的計畫一定是美善的。

在Craig 身上,我看到了上帝要使用誰就使用誰,也看到了只要願意聆聽上帝的話語,將自己完全交託給上帝,祂必然會帶我們走過人生的高山低谷,讓我們的生命能榮耀上帝。

 

有一天,當我回到天父身邊時,我一定要記得去跟Craig 說聲: Hi. Thank you! 

 

9116344639940  

告別式直播影片

 

 

文章標籤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