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田和扮演玩具娃娃的芭蕾舞者。


糖果仙子為小朋友簽名。


胡桃鉗裡的老鼠王。



前幾天,我看了一場史上最貴的芭蕾舞表演。



週三(12/12)田田全班去車程約三十分鐘 Moraga 的 Rheem Theater看胡桃鉗,舞蹈學校學生的芭蕾舞表演。

我猶豫了幾天,因為沒看過,自己也想去看,可是根據兩週前的Babies in Toyland歌舞劇經驗,帶小玉去應該是會鬧場。所以最後決定把小玉留在學校吃中飯睡午覺。(中午十二點開演)

計算一下:開車載其他學生,所以我不用票(給學校看的這場大人票價7元,對外公演則一律 20 元)。加上小玉三個小時的費用,這場秀我的票價約 25 元。

有了小孩後就沒上過劇院,又可以和田田一起分享表演,這樣的開支不算貴。如果不算納入公庫的款項的話。



上午十點四十五分出發,我在十點四十分左右抵達學校。

在進入校園停車場時,我發現後面跟著一輛警車。因為小玉的一位同學媽媽是警察,我心裡胡疑:難道這學校也有家長是警察?

等到我停好車,一下車才發現:啥?警車堵在我後方?這…怎麼回事?(不祥的感覺湧了上來)



一位女警下車來,先問我:「你是這個學校的老師嗎?」

當然不是啊,我茫然地回答:「不,我是家長,要來帶小朋友去看胡桃鉗。」

她似乎有點好笑地(可以安心開單了嗎?)說:「妳知道我為什麼攔下妳嗎?」

我搖搖頭…



原來,我衝過了校園前不到五十公尺的停止號誌。

我‧完‧全‧沒‧印‧象 !

警察說時,我才彷彿有點記憶:對喔,我好像只停了一個停止號誌?(從上個紅綠燈到學校這短短一段路,共有兩個停止號誌)

在第一個停止號誌之後,右手邊有一戶人家有一排好高的樹,看著它們我的思緒忽然飛到天外,開始想些有的沒的:不知道這些樹要種多久?會不會影響鄰居間感情?…(干我屁事啊???)

然後,我就到了學校,身後跟了個警察。 



就愛上網嘛,每天晚睡*…最近小玉又在長牙(第二臼齒) ,半夜總要醒來幾次…終於遭到報應了啦。開車十幾年的清白
就此毀去...

所以,這場胡桃鉗,花了我三百大洋*。

果然史上最貴啊!




* 鬱悶又疲憊的當晚,我八點半頭沾上枕頭,就再也爬不起來。九點多小朋友吵鬧聲歇之後,儘管費比恩在一旁開燈用電腦,向來怕光怕吵的我,還是一覺睡了十個鐘頭,連半夜小玉哭聲都沒聽到。我真的累過頭了…

* 六十天之內要和法庭聯絡,我還在鴕鳥中,尚不清楚被罰多少錢。據說兩百元跑不掉,外加為了取消點數上交通學校的費用,大概會超過三百元吧。嗚…


同場加映:Babies in Toyland (Castro Valley Church)


小玉和 Babies in Toyland的 小紅帽 與 鵝媽媽


Babies in Toyland 中童話故事裡的角色 (忘記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