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老爺是個某些方面很勤儉的台灣男人。我們是透過共同的朋友介紹認識的。

當我們見面三次,相處九天,手都還沒牽到,光憑電話聯絡就決定要走向紅地毯的那一端時時,介紹人才開始擔心是否鑄下大錯。他做夢也沒想到我們竟然乾柴烈火似的,一發不可收拾,就要結婚了。
*


介紹人後來偷偷地問我:「他這麼窮,妳還敢嫁啊?」


嗯,事實上,我們決定結婚時,我還不知道他家做什麼?有幾個兄弟姊妹?清貧還是小康?只知道,他家也住台北


當時我看中了這個男人,就莽撞地忘了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的至理名言,只想說要在一起就得結婚…*


還好,訂婚時去了他家一趟,知道他家雖非大富大貴,但是公公當年能在迪化街開店,再怎樣努力偽裝耐心排隊,清寒兩字也輪不到他家。


只是,介紹人會這麼問,不是沒有他的道理的。


當時在匹茲堡念書的台灣人中,他可能是最克勤克儉的。


沒有台援,他的生活花費全靠著教授給的獎學金。在認識我之前的五年學生生活中,一年沒車,三年開著一部有著下雪天車頭冒煙行駛的傳奇老爺車。換車是因為暑假去打工賺了一筆錢,終於有錢再買一部堪用的二手車。


傳奇老爺車最終售價,五十元。


雖然有車,不分晴雪,他每天都穿著便宜的T-shirt,外加萬年牛仔褲走路上學(快走約三十分鐘)。假日娛樂則是免錢的飛盤賽。


他們的飛盤賽類似美式橄欖球,差別在於以飛盤代球,不帶鋼盔不撞人。場地是匹茲堡最常見的,凹凹凸凸的山坡地。下雨泥濘或飄雪冰寒都不是停賽的理由。


我曾受邀玩過半局,立刻求饒退場,差點沒累到一命歸西。


生活如此簡樸,也難怪別人要以為他是清寒人士了。


話說前陣子老爺和我曾為了買新車一事,鬧的不太愉快。我急著把座騎更新,他則主張等到促銷期。重點是,我覺得老車已經讓我開的皮皮剉,到了非換不可的地步。


「那就先修一修,等促銷期間再買。」老爺竟然如此提議。


來了來了,數學習題來了,請問:修這輛檔公阿車可能的花費,和促銷期之前可能被多揩的價差相減,會剩下多少?(答案在下面)


我跟友人V女抱怨此事,V女再八卦給她先生。


和我們還蠻熟的V先生聽完問她:「他是大陸人嗎?」


V女轉述給我聽時,我們一起狂笑

.

.

.

因為,V先生才是正港大陸人


而我家老爺面對被擅改國籍一事,竟然毫無愧色地學女兒的語氣說:「這樣就棒棒啦。」


對啦,老爺公司華人同事只有他一個台灣人,而且,大家都比省的


是說,我們有必要這麼急著跟人家統一嗎?






答案是---無解。 因為修車場說太難修了,連估價都沒給



*再喵一下:

1. 檢討結果,我們不是乾柴烈火,而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剛好遇到就乾脆結一結了事

2. 曾經滄海難為水之後,對於在一起vs.結婚一事就變得很實際啦。

3. 後來還是大貓勝出,買下這輛新車。老爺還是很疼老婆的啦他打工賺來的車高齡十一,沒有冷氣兩年了,還開的嚇嚇叫。自己忍受酷暑讓老婆女兒坐新車,大貓挑老公的眼光果然不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