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母親節,是我升級為母親後的第五個母親節。


第一個母親節,田田不到一歲,不會走路說話,慶祝母親節的責任落到孩子的爹費比恩身上。他是個務實的人,反正浪漫也不能當飯吃,所以還是去吃不浪漫的飯最實際。(是說,母親節和浪漫本來就沒什麼關係啦)


因此,至今每個母親節的慶祝活動,就是全家出去吃頓飯。也不會特別去高檔餐廳。事實上,帶著小孩子去這種地方,我寧願自己下廚還比較輕鬆,不用精神緊繃,擔心隨時可能投來的責難眼光。


不過,我完全記不得吃飯的場景。因為,真的只有純吃飯,與任何一個週末的外出用餐,以及幫我慶生的方式,完全沒有兩樣。(請參見祝我生日快樂


真要回憶這五年來的母親節,只能從田田下手。


第二個母親節,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天。因為,一歲未滿八個月的田田,在爸爸的指導下,對我說出了:「母親節,快樂。」我生平第一次聽到的,屬於我的,母親節快樂。


那時,只有一個孩子,從不知道小孩可以這麼可愛、這麼讓人著迷。眼裡看到、耳裡聽到、腦中想著,全是自家寶貝。她像一張麥芽糖編織成的網,把我牢牢綑綁。失去自由、失去自我,生活中每一件事都是關於她。我卻有如中蠱般,微笑地甘願任她下網。


在路上,每個陌生人禮貌的讚美“She is so adorable.” 我都照單全收。還自以為是地覺得,田田本來就可愛的不像話。其他再可愛的貝比,什麼阿貓阿狗,都是田田手下敗將,最多也只能和我家寶貝打成平手啦。(然後我這個偏心的裁判,會再偷偷扣對方一分,挑戰者終會以些微之差落敗。誰教妳不是我生的呢。)


所以,領到田田的第一句母親節快樂,真的是糖罐中加蜂蜜,甜到了極點。


第三個母親節,我毫無印象。(或許回頭再翻翻相片,可以拉回一些記憶,記起來後再追加吧)


第四個母親節,我記得的就是田田從幼稚園帶回家,一張護貝好的6x12”粉紅卡片。上面剪貼著三個英文字母MOM,兩個黃色的M中夾著一朵紫色花形的OO中間貼著她在學校的大頭相片。這個禮物感覺像是老師送的,沒有田田的影子在裡面,除了她的大頭照。看得出老師的用心,就這樣。


今年,田田轉學到新的蒙特梭利幼稚園。老師教她做了一張自己畫的“媽媽與我”的小卡,簽上自己的名字並護貝(她會寫自己的英文名字和田字)。又用藍色與紫色兩張小包裝紙,包著以網子裹樹葉而成的小球(其實是乾燥花瓣,香香的,但田田堅持“那是樹葉),用線穿上小卡片,懸在像花似綻開的藍紫球花前。不是精緻的禮物,然而看著它,我可以在腦海中想像:田田和老師一起坐在小桌椅前,認真畫圖、簽名,然後看著老師幫卡片護貝、打洞、將繩子穿過小洞、最後繫在自己挑選的兩色包裝紙上。我很喜歡。



而小玉,今年第一次說出母親節快樂。


儘管小玉比起田田,不知甜上幾倍,但是幼兒上癮像是吸毒,藥量需要越用越重。要我像以前那樣看著她如同處於幻境中,並不容易。


事實上,她的第一句母親節快樂,是在美國的週六(時差的關係),在電話中對奶奶說的,然後是電話中的阿嬤(還有阿公她就不停地重覆啦)。送我的那一句,是她爸爸從大陸打電話來教她們說的。


今年的母親節我們母女三人窩在家裡一整天我一邊煮飯換尿布排解糾紛一邊想盡辦法抽空看The Kite Runner只有傍晚費比恩打電話來時稍微記起來今天是五月的第二個星期天


不過,有看到書、高興到就好啦。


越來越容易滿足了。


我的母親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