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I

研究在家自學可行性與相關資料的過程中,我遇到了一本讓我震撼不已的書:Weapons of Mass Instruction。台灣沒有出版,中國有簡體版,書名翻得很聳動:上學真的有用嗎?

  

其實這本書不是在探討上學有沒有用,根據英文直譯,書名應該稱做:大規模教學武器。美國攻打伊拉克的理由就是對方擁有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作者取此書名是用來比喻公立教學的毀滅力量。這本書討論的是公立學校強迫入學的由來,以及教育改革為什麼永遠無法成功。

 

人們自公立學校的強迫入學立法之後,開始被洗腦認為只有上學才能獲得教育。以往在而缺乏機會的偏僻鄉下,或許上學的確是習得學術知識的唯一管道~如果你的資質適合朝此發展的話。然而一個人如果有學習的動機,在現在這個網路發達的社會,究竟有什麼是只有學校才能提供的?

 

社交吧?相信許多人都會這樣回答。


學校替我們洗腦,和一群不同(年紀卻相同?)的同學相處,是學習社交的最好方式。然而合適的社交方式,自古以來都是向上模仿,古代的大家庭講求長幼有序,即使到了私塾也是不同年齡一起上課,兄友弟恭,社交禮儀就如此由長至幼傳承下去。現代的學校把一群甚麼都不懂的七歲小孩放在一起,然後要他們彼此之間互相學習"正確的社交方式",難道不是緣木求魚?更別提每隔一小時才准許十分鐘的社交究竟有多自然、多麼地不可或缺...

 

在我們這一代,三代同堂開始凋零,少了上一代的約束,叛逆才開始流行。而新一代的青少年,連父母的陪伴都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安親班、保母、外勞,越來越早的集體橫向學習下,所謂的叛逆期不斷提前,學校成了暴力的搖籃。

 

學校的設計如同一所監獄,長時間把同一類型(年紀)的受刑人由早到晚關在一個小框框內,早期用軍事教育、打罵體罰、記過退學等嚴刑峻法,受刑人雖然蠢蠢欲動,但受限於家庭學校以及整個社會大環境的壓力,洗腦較為容易,校園治安尚可維持。

 

如今可不然,校園民主是必然的趨勢,然而無法以"不當的方式"管教,配上強制的校園出席,如同把良民強關起來,而典獄長卻沒有槍械保護自己,校園已經成為暴力的溫床。所以有人開始提倡要恢復體罰,大肆攻擊人本基金會的零體罰太天真等等,問題是這真的有用嗎?

 

學校本來就只鼓勵記憶、閱讀型的學生,然而這世界絕不會因為充滿了記憶閱讀型的人而蓬勃發展,看看現在許多成功的創業者,輟學生比比皆是。一個天生會亂跑亂跳坐不住的孩子,可以往體壇發展,可以成為武打明星、可以去當登山導遊、可以做很多很多我們想像不到的事,但是這個孩子卻註定成為學校的問題學生。

 

早期的學生們雖然被違反自然地關在校園內,但是書讀不好就只是書讀不好,畢業後不要走學術相關的路就好了。如今在唯有讀書高的大環境下,大部分的孩子失去了應該於成長過程中形成的自我認同,除了成績好什麼都不是,爹不疼娘不愛還加上將來沒有工作,成績不好的孩子只能夠藉由暴力壓迫同儕的優越感來尋找自我的價值。這種問題學生的出現,難道不是官逼民反嗎?

 

作者指出,即使孩子在學校適應良好,甚至是所謂的資優生,也不必高興的太早,因為就如同在大企業中表現的再好,也只會被擢升到某個地步,決不會讓你當老闆。根據作者研究(歷史資料),美國公立學校強制入學法規的通過,其實沒有經過公開討論,是由幾個鉅富為了保障財富階級制度繼續存在而秘密推動的

 

此書的內容超乎我的想像,當我與老公討論時,向來屬於自由派的他回應:太左了(too liberal)。不過,雖然不是全盤皆通,卻是我自學路的放射線燃料大供應商;也是可以給腦袋不同的刺激,值得閱讀的一本書。(兩隻大拇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