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小孩都有專屬的最愛,臨睡前或睡眠中發現沒了這最愛,動輒嚎啕大哭,無法入睡。讓天地為之變色,爹娘為之顫抖,恨當初不多採購五個十個,以應不時之需。


這個重要性不亞於爹娘的最愛,形狀大小外型功能各異。小可至奶嘴毛巾毛毯,大可至玩偶棉被枕頭。使用方式或咬或摸或捏或抱,重要的是它能提供安全感,讓寶寶無論到哪裡,都有熟悉的物品陪伴,自然能安心地入睡。


我也曾有過一個最愛。那是一條藍色的浴巾,上面用深淺兩種藍色棉線,織出華南銀行的圓形商標。三十年前在毛巾上印圖案的技術或許尚未誕生,看到的花樣多是用不同色棉線所織出。我那條華南巾也不例外,一邊是深底淺色字,另一邊剛好反過來,是淺底深色字,沒有米老鼠、美人魚或白雪公主,就是簡簡單單一條華南銀行敬贈的大毛巾。

不分寒暑,我每天睡覺一定要在脖子上蓋著這條最愛。上大學前的我很耐熱,裙子裡加運動褲,夏天穿牛仔褲加運動鞋,冬天一定高領毛衣大外套。我還覺得夏天時把低於體溫的毛巾蓋上脖子能帶來一股涼意呢。至於增溫後的毛巾,就轉個角度再蓋。反正小孩好睡,不一會兒就睡著了,轉角度這事也不常發生。

這條毛巾,據說從我一出生就伴著我,經歷了十數寒暑。直到我國中時,青春期的叛逆開始主導一切,對什麼都要稍微表示不屑,又豈能在乎這區區一條毛巾,這才點頭答應與它分離。或許我們家清潔工作做的比較差,不常用洗衣機為它淨身,所以直到壽終正寢含淚揮別的那一刻,它還是只有一小角的破損。我以為它已經算得上是壽巾了,直到遇到曾短暫交往的男友Y。


如果我的最愛算長壽,Y的最愛簡直是成仙了。那是一坨看不太出來是什麼,灰灰的、糾纏在一起的棉線。是的,在我們都離三十歲比二十歲近的那年,我見到了仙巾。

當時我們正高興地聊到兒時的最愛,發現兩人都曾與毛巾相戀多年時,那種感覺就像發現兩人曾經上過同一個小學,還被同一個老師教過一樣興奮。但他鄉遇故知的興奮並沒有維持多久,當Y將他的最高機密自枕頭下捧出來時,我傻了眼,又敬又佩地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原形已不可考的仙巾,不但與我們同壽,更以老邁的身軀自台灣長途飛行來到紐約。而這個男人,依然深深戀著她,沒了她夜裡無法安睡,真是可歌可泣,不離不棄的戀情啊。不知道他結婚時,會不會繼續金屋藏驕,把仙巾納在新床的枕頭下呢?


所以說,這小孩的最愛,固然為父母夜半哄騙小孩,居功甚偉。然而請神容易送神難,要如何幫孩子與之分離,卻也讓父母傷透了腦筋。

至於最愛是誰,更是個難解的習題。如果不精心設計,巧妙地讓孩子與父母看中的對象 (小熊、奶嘴等) 陷入情網,結果多半會淪為門不當戶不對的毛巾枕頭之流。孩子抱著小熊出門,還算是經典卡片構圖。抱著棉被枕頭,別說拜訪朋友、上餐廳、吃喜酒,就算是去夜市也很不稱頭啊。

對於家裡兩個女兒,我也曾經試圖牽紅線,希望她們能愛上家裡一籮筐的絨毛小動物,貓狗老虎獅子水母企鵝無尾熊長頸鹿,任何一隻都好。無奈我永遠想的比做的多,兩個孩子一見鍾情的對象,都是媽媽的天然奶嘴。姊姊斷奶後,後宮佳麗三千人,至今仍看不出最愛是誰。妹妹,則愛上了媽媽的肚臍。


妹妹與媽媽肚臍如何墜入情網,至今仍是個謎。

她不但愛上了肚臍,還喜歡掀人衣服,然後故做驚喜地「發現肚臍」。她對肚臍的長相,更是莫名其妙的挑剔。大抵能受她青睞的肚臍,形狀不能太圓,四周的肚皮必須有點鬆弛,最好要有拳獅狗的皺紋。瘦肉不討喜,五花最搶手。妹妹曾經爬上某友的大腿,雙手自然地就伸進了人家衣擺,用力捏了姑娘平坦結實的小腹一把,嚇得未生子的阿姨花容失色。她還一臉不滿意,嘖嘖地轉身離開。

說實話,我這輩子從不曾想過自己的肚臍會如此受人青睞,尤其是在生完小孩早已不成臍樣的情形下。妹妹半夜醒來?沒關係,衣服一掀、肚臍送上,妹妹一摸著最愛,哭聲立息、繼續昏睡。如果找不到媽媽的肚臍,即使媽媽在一旁輕聲哄抱也無濟於事,一定大哭大鬧直到獲得最愛為止。


這種奉獻肚臍,以換得全家安眠的日子,過了近一年。期間也曾想幫她戒肚臍,用拍屁屁取代摸肚臍。累了一周,發現躺著乖乖送上肚臍,比半夜狂拍她的小屁屁輕鬆多了。一切回到原點,每天腰酸背痛哀怨不已。(我必須在她身邊躺平,且不得任意翻身,不然,妹妹發現我沒處於就戰備位置,可是會發飆的。)

直到一歲九個月大時,她忽然決定效法姊姊,要抱著巧虎睡覺。見她雙手沒了空,機不可失,趕緊教育她:「要肚臍請掀巧虎的衣服摸」。哇哈!竟然只輕微抗議一下就成功了。或許是長大了,她發現其實自己可以躺著就睡。或許是這陣子特別累 (晚睡),所以她頭腦昏沈,搞不清楚狀況。無論如何,總算是媽媽的福氣,解除了不得翻身的咒語,夜晚分外的美麗。

至於她會不會發展出新的最愛,我再也不想多事當月下老人。只要她長大後戒得掉,不要帶著成仙的最愛雲遊四海就好了。(果真如此,也隨她去啦,現在給我好好睡覺長大就對了。)


 
再喵一下:
現在妹妹看到媽媽的肚臍還是很興奮,面戴頑皮的笑容,邊用加強音說:「肚~~臍~~」一邊伸出小爪子試圖進行親密接觸。通常媽媽都會快閃,不然爪子就會由摸轉摳囉…
Ouch!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