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not my day.


這種日子或許不常出現,但是就會有這麼一天,所有的事都不對勁,不順利。讓妳想自摑耳光,覺得自己怎麼能這麼沒大腦,莫名其妙搞砸了一天。

原本應該是美好的一天。早上十點帶田田去跳芭蕾,要帶錄影機,因為今天是一學期一次的家長日,可以在教室內邊聽音樂邊欣賞可愛的小小舞蹈家。十點四十五分舞蹈課結束,十一點到一點在艾柔格蘭公園,有復活節撿蛋活動,可以在公園內野餐,還有各種勞作活動可以免費參與。下午回家休息之後,傍晚五點半田田游泳課,六點到燕雲樓餐廳拿預點的晚餐。一切都計畫的十分完美,這將是充實的一天。

至少,一直到早上起床前,我都是這麼以為的。

九點四十分,趕著兩個女兒上車---早餐還沒吃,在車上吃好了。忽然想到---中午的三明治還沒做---只好遲一點到舞蹈教室了。果然是一連串錯誤決策的開始。

到了舞蹈教室,已經遲了十五分鐘。再度發現---我忘了帶錄影機 。很懊惱,看到八個可愛到不行的粉紅芭蕾娃娃,有模有樣的抬腿、踏步、轉身,悔恨更增添了十倍。只好安慰自己---沒關係,下次吧。

跳完舞回到車上,正準備開往公園,再度驚覺到---忘了帶妹妹的尿布 。只好折返拿尿布。早知要回來,又何必先準備午餐,搞得上課遲到攝影機沒帶?到家時發現車庫門竟然忘了關,還好有先回來。早上寒意重,姊妹倆的衣著厚了點,出門才發現陽光下可熱的,既然回到家,索性再換套短袖衣物。

就這樣,到了公園已近十二點。田田一看到遊樂器材就逕自去玩了,一旁有個辛苦穿著絨毛兔裝的復活兔在講故事帶活動,田田不感興趣,小玉則怕得要命。我只好先帶小玉去看看有什麼勞作可做。記得撿蛋好像是十二點半左右,不急不急。於是小玉和田田用糖霜各裝飾了個杯子蛋糕,搭配果汁,真是甜的上了天堂。

忽然,我瞄到有人在…撿蛋?不會吧?已經十二點半嗎?趕緊抓著兩姊妹去撿蛋。撿什麼?撿大頭啦。早就一顆不剩了。原來,撿蛋時間是十二點十分,不是十二點半。我這豬頭,怎麼就不會先問一下?

失望地提著各有一顆同情蛋 (其他好心小朋友分給她們的) 的籃子回家,我心裡盤算著不要開高速公路,讓小玉能在車上睡著。睡,是睡著了,可是在我活該多事把她抱上床時,她醒了。整個午睡時間,二十分鐘。

我沮喪地打電話給費比恩,心想今晚小玉會很難搞,想叫他早點回家幫忙。結果他上午打了好幾通我沒接到的電話,就是要通知我---他今天要加班到很晚。好吧,還能再多慘?一天也快到盡頭了,游泳不要遲到就好啦。

嗯,還能出什麼差錯…在田田游泳時,我很納悶---怎麼燕雲樓的電話播起來怪怪的,像答錄機又像傳真機。沒辦法,電話點不到菜只好親自去等囉。帶著又餓又累的小姊妹殺到餐廳,結果---燕雲樓的老闆去渡假了,要關閉兩個星期。而且,這張公告,我上星期就看過了…

還能怎麼辦,其他餐廳都不熟 (住家附近的中餐廳都比較美式口味,不太好吃)。只好回家自己煮,邊煮還要邊安撫累得一直哭要抱抱的小玉。然後大姨媽又很配合的今天來了,肚子累累還是不能坐下來。

真的不是我的一天。

相關閱讀:沒有蛋的復活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