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做事似飄蓬,祖宗產業在夢中,若不過房併改姓,也當移徙兩三通。
此乃自卓為人才能近貴之命也。


這個八字的命評聽起來蠻淒涼的。感覺上一事無成,要錢沒錢,還四處漂泊。


沒錯,我的八字就是這麼的悲涼


不只如此,連姓名、星座、血型、甚至生肖,總之加起來就是差到不行。


在讀中學時,有一陣子我很迷收集小卡,在一張屬於我的“星座生肖血型綜合評斷卡片”簡短有力地寫著自私自利,冷血無情,一輩子以消滅他人為目的。只差沒說為了社會安寧,人類幸福,請妳自行就義吧。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喜歡算命,不相信星座,姓名學,血型,以及任何算計命運個性有的沒有的,迷信到死不償命的各式準確率保證高達50%的人種分類法。(50%準確率=可能正確可能不正確=有算沒算都一樣)


但是不滿歸不滿,年少時,我仍然偶爾看看本週//年星座運勢消遣消遣。真正讓我與這些算命學絕緣,將之徹底打入深宮,卻是在我出國前發生的一件事。


彼時我剛結束一段長達七年的情感,人在茫然的時候對於號稱能指點迷津的命相多半難以抗拒。朋友Y知道我對算命應該會有興趣,便以此事相邀。原來Y有位家教學生的爸爸號稱會算命,這學生後來聯考成績很令人滿意,所以會算命叔叔很欣賞Y,愛屋及烏,便邀請Y的朋友一起到他基隆的“別墅”走走。而我們,則是衝著他會算命而去的。(後來想想,他可能只是想讓這間“其實是位在山坡上養蚊子的電梯式公寓”有點人氣而已)


幾個小女生興奮地拿可能對象的名字請教,大體上我們都是不愁錢財之命,最大的煩惱就只剩下感情問題*。其他人都有固定交往對象,頂多再加個程咬金,相當簡單的二擇一選擇題,該把誰一腳踢開而已。唯有我因為還在失戀修復期,拿出來的名字就有四個*。偏偏我的同學個個貌美如花,脣紅齒白,身材妖嬈。只有我不但相貌平凡,膚色暗沉,體型與眾美女相比更有如大熊般威武。會算命叔叔八成覺得我在開玩笑,浪費他的時間,所以僅輕描淡寫地說,這些男人都屬自私自利之流。後來進一步算名字時,更是面色凝重,語氣不善地說,我的個性太硬直(就是不會撒嬌啦),所以在感情上很吃虧。


我雖然口才不好,從小也不討長輩歡心,但察言觀色倒還懂一點,我可以感受到算命叔叔不喜歡我。那天我們原本應該在他基隆的別墅過夜,不知為何會算命叔叔忽然反悔。我們其中有人住在基隆,就直接回家。會算命叔叔更堅持自己載我和Y回台北,不讓他兒子順道送我回家(怕我老牛吃嫩草把他兒子給吞了?)Y和會算命叔叔家住附近,而我則在三更半夜孤零零地被放在台大附近羅斯福路上,看著他們呼嘯而去,無限悽涼地自己招計程車回北投。


前面提過,彼時我情傷未癒,曾經滿滿的信心碎了一地,仍在摸索該如何面對新的戀情。工作,剛辭掉。學校,未申請。情感,不穩定。看在會算命叔叔眼裡,想必米蟲一隻。但是這位自稱有修行的大叔,想來只求自修,要不就是道行有限(看不出我正在人生的低谷)。忙不迭地把個落魄的人一把推開,免得礙著了他和自家人。還不管一個女生半夜搭計程車是否會有不測,連等我召車看個車號都懶得做,這人看相會準,我才不信。


從這件事之後,我再也不相信任何算命。我只相信運命---命是讓人拿來運的。


事實上,我也一直覺得自己命很好---決定要工作,就找到不錯的工作。想要出國,就申請到學校。下定決心我這輩子一定會嫁人時,就遇到合適的好男人。


對此,我媽慈祥地微笑說,妳的八字早就改過了


但是仔細對照截至目前我的人生,我卻不得不懷疑---她被騙了


我只工作過不到三年---一生做事似飄蓬


是女生所以本來就不期望家產,而我老公更是早就對父母說,他不要他們的財產---祖宗產業在夢中


嫁人不知道算不算過房?雖然沒有改姓,但女兒終究不是跟我的姓---若不過房併改姓


如果大學時租貸,工作時買房的搬遷不算,出國之後至少也搬過五次---也當移徙兩三通


此乃自卓為人才能近貴之命也---我一直自以為有點才華(雖然至今專長一欄仍填著斗大兩字“不詳”)。工作時遇到的前輩都是大好人。老公更是有擔當有柔情的好男人,讓我養育女兒無後顧之憂。父母對我的養育,乃至於協助房屋頭期款的籌備,更是今生今世難以償還。我四周的人果真都是我的貴人。


好吧,就算被騙,八字沒改成,有人 (嗯…誰啊) 或許會問:八字這麼神準,我還膽敢不信?



也許和繼續埋首工作不曾中斷的同窗相比,選擇出國的我,經濟上落後十年,屬於未開發國家之流。但是這般
沒有也罷的命評,我卻活的自由自在。出國讓我看的更多,拓展了我們的視野。文化衝擊讓我的想法更寬廣,更懂得包容。四處搬家,適應新環境的挑戰,延緩了我當家庭主婦後,生存能力退化的速度。


是我選擇的,我就欣然接受。


好與壞都在一念之間。有人想當千年神龜,安穩過一生,有人卻寧願如煙火般短暫而絢爛。把神龜逼上梁山成為革命烈士,的確可稱得上命薄。然而讓煙火客無風無浪壽終正寢,卻一輩子壯志難伸,難道就算命好有福氣嗎?


千算萬算比不上腳踏實地往前走。


還是台語對人生的用語最實在,運命啊。我不算命,我運命

 


[再喵一下]

1. 其實不用算也知,我們都是國立大學工科畢業,在當時是很好找工作的,算是躬逢其盛吧。
2. 現在想想這些認識沒多久的男人,其實對當時意志消沉的我轉移不少注意力。感恩。
3. 我真的從小就沒有長輩緣,長得不美嘴又不甜,除了考試成績勉強讓老師對我好一點之外,真的是看到長輩就不知道手腳要怎麼擺放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