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前一周,一位基督教的朋友邀請我帶著小玉去參加教會的復活節活動,因為那天她和先生擔任帶小朋友的志工。我一口答應,很多活動要有朋友一起參與比較有趣,但是一看記事本,那天似乎有慈濟少年團的植樹活動,所以我改口說再跟她確認。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 約翰福音 8:7

 

復活節前幾天,在臉書上看到某人批評慈濟資源回收讓低收入戶過不下去的謾罵文,雖然身邊的慈濟人都保持安靜,我卻忍不住要回應。身為慈濟志工,身邊的人雖不是盡善盡美,但總是一片善心,縱使做的不完美,也因為是還在努力掙扎前進的凡人,也就是所謂的修行中。

在回應的過程中,我想到聖經故事中這樣一段話:「你們之中誰沒有犯過罪的,誰就可以拿石頭丟她。」

我對聖經不熟悉,這幾年做文字報導的訓練,讓我立刻上網去搜尋正確的文字(雖然聖經也是翻譯的,但也不好偏離太多),就這樣我來到了「基督教的小小羊園地」。

搜尋完後,原本要把這加入回應中,我打字速度快,一下子就寫了一大篇,反覆思索之下,卻覺得用聖經的話實在不妥,就把整個回應刪除了。然後妹妹打電話(line)給我,勸我別再為慈濟辯護,畢竟確實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在朋友身上,眼見為憑,雖然大部分慈濟志工是好人,但是發生了就是發生了,繼續默默做好事就可以了,不要為這個和朋友不愉快。

這些我都同意,只是之前控制不住自己,於是我把所有的留言刪除,也把所有批評慈濟的發言都從我的眼前去除,我的心靜了下來。

 

*我該如何相信上帝是唯一

 在朋友邀請我參加復活節活動之前一周,我們由自學聊到宗教,朋友要送孩子去基督教學校,我忽然想起恐龍、地球年代與上帝造人的問題,我又開始丟出覺得無解所以封閉很久的問題,緊接著搬出為何古代中國人沒有機會認識福音,以及同性戀爭議(如果你的小孩是同性戀你怎麼做?)這些我覺得很困難的問題。

首先我要澄清,我真的不是找碴,我是真的不懂,我是誠心誠意地想明白,聰明如你能如此相信上帝,一定有什麼能說服你吧?

朋友說:「要看聖經上怎麼說。」

又來了。

對我來說,這真是無限迴圈啊。

大學時代找信上帝的教授吃飯提問,他也只說要向上帝祈禱,要相信。

總結來說我獲得的解決方案就是:相信上帝是唯一->聖經是上帝的話語->相信聖經->凡事以聖經為依歸->問題解決

可是我第一步就做不到~人家就是不懂啊,有信就有力,這種體驗很多宗教都有啊,如何要我相信祢是唯一的上帝?

對我而言,這迴圈變成了:無法相信上帝是唯一 ->無法相信聖經無誤-> 無法解決疑惑-> 無法相信上帝是唯一

要我以聖經為依歸,總要先解答我的疑惑,讓我相信上帝是唯一吧?

 

*小小羊的魔力

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閱讀「基督教小小羊園地」。

我發現這是一個敘述有邏輯,不會似是而非的基督教園地。當然,他也聲明,一切都以聖經為主。

(這篇對我的影響很大:快樂幸福的標準,由誰決定?

我不停地讀,先是尋找我問過的所有問題,竟然都有答案,雖然是以聖經為依歸,但是解釋的如此清楚,於是我迫切地想了解這位一切以聖經為主的小小羊,是怎麼回答關於上帝的問題。

讀到後來,同樣的字句,以前看了覺得這個上帝如此狂妄的感覺消失了,我忽然發現自己已經接受上帝是唯一的,而聖經正是他對世人說的話。從上向下、神的啟示,而非其他宗教從下向上、人的領悟。

復活節那天,我讓老公帶著田田去履行少年團種樹的任務,我帶著小玉到了家旁邊比小學還近的朋友的教堂,不是為了小玉,是為了我自己。

 

*我們相信的是同樣的上帝嗎?

我不敢說自己聖靈充滿,因為我很容易感動,連看迪士尼卡通都會掉眼淚,看到耶穌受難能不落淚嗎?但是我確實相信了上帝。

復活節完這兩天我繼續當小小羊的忠實讀者,每天有空就看,按日期從頭開始一篇篇閱讀。我想到這二十年來,每次遇到基督徒或天主教徒,我問的問題,以及他們的回答。

我接觸過類似靈恩派強調與上帝對話的朋友,他介紹我一本受「那位上帝」啟示而寫的書,我讀了以為這就是上帝,還曾寫過一篇自以為是的文章(追尋真理 佛陀與上帝),但是後來把書分享給無神論的父親,被斥為亂七八糟。

我和上門來的傳福音者(耶和華見證人)聊了兩三年,收了一本聖經。中間一度讀了上述那本書,自以為了解上帝,但是很明顯地我信的上帝和他們信的似乎不同。

我也主動參與一些基督教朋友的聚會,他們善意警告我,要小心現在有些教會已經不太一樣,收了第二本聖經(因為前一本不是正統的?),甚至一同做決志禱告要接受耶穌基督的寶血,雖然我並不明白自己究竟信或不信,但是我很認真地想藉由各種方式認識上帝。

我一直在慈濟,和相同佛教背景的朋友共事,曾經參與見習委員,雖然也認識幾位其他宗教的慈濟委員,但是上課後發現,現在當慈濟委員必須「為佛教,為眾生」,所以我決定要先確認自己的宗教~雖然從小接觸的都是正統佛教,但是沒有接觸過正統基督教~

但是如上所述,我無法相信「上帝是唯一」這個根本的教義,沒有信仰的人可以「選個上帝來信」,但是有佛教根基的我,要怎麼在無法理解之前把自己連根拔起?

去年我決定放棄追尋,停止參與基督教朋友的聚會,決定佛教才是適合我的宗教。

於是在請假停止培訓一年之後,為了要承擔更多,我開始了成為慈濟委員的培訓課程,原本就很喜歡寫作,繼續已經很熟悉的活動報導,然後還加入了非常有趣的廣播組,我真的做得很歡喜,已經忘了上帝的事了。

可是我忽然就認識祂了。

 

*無法解釋

這兩天我一直在想,我該怎麼做,怎麼說。

接受上帝是唯一之後,我還是得把手上已經接下的責任完成。雖然我已經決定停下慈濟委員培訓的課程。

要怎麼解釋,上週還在虔誠頂禮、為慈濟辯護,這週就變成唯獨聖經的基督徒?

我甚至不敢告訴老公,我相信上帝是唯一,我要成為基督徒了。

「那些中途轉換宗教的人,都是經歷人生的大挫折,或者受到某件事的刺激。」老公曾經對於我不斷"騷擾"基督徒的發問,做以上的提醒。(其實「你就別再鬧了」才是他內心真正想說的話吧~)

我甚至不會禱告,可是我忽然能接受上帝是唯一、願意一切以聖經為依歸了。

無法解釋,也還在想,我該怎麼告訴身邊的朋友。

無論如何,很高興自己終於認識這位唯一的全能上帝。耶穌復活,也帶給我重生的機會。

 

 2014.5.9 後記:寫完這篇之後,隔日我在FB公開此文,藉以告知慈濟朋友我決定離開的理由。公開當下,我也給老公看(對,講得不清不楚,不如讓他和別人一樣用讀的),雖然不知道離開原本計劃要做到老的慈濟,我的下一步是什麼,但是我心中早已充滿喜樂與平安。而 上帝也為我預備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