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無意間看到一本很細膩的書,吉本芭娜娜的白河夜船。

其實,我對主角毫無共鳴,因為我一不嗜睡,二不喝酒。或許我會一開始就被吸引的理由,是對於能睡的人的羨慕吧。我很好奇能一直睡,睡到連鈴聲也叫不醒,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大貓不是叫假的,有時我會懷疑自己上輩子是不是在夢中被暗殺的,只要稍有風吹草動,我就會醒過來。

小時對於家中兄妹的 "能睡" 還沒有感覺,因為要聯考,能醒著念完書是受師長稱許的。為了未來,(大人們成功地誘拐我們把成績與未來畫上等號) 能熬夜讀書,次日又黎明即起,是值得自豪的。至於熬夜傷身?從沒聽說過,仗著年輕的本錢,也就這麼長大了。

印象深刻的是,大地震時怕天花板上的燈掉到正下方睡我旁邊的妹妹身上,我硬把她拉過來,次日她對地震一事仍一無所知。 (後來九二一大地震我不在台灣,據說還是震後大貓娘問候的電話才吵醒貓妹)

而大貓兄也不徨多讓,一度硬生生地把我們關在門外,躲在房間睡他的午覺,門鈴再響也沒用,只有電話才叫的醒。真的只有情人的電話,才叫的醒我家嗜睡的兄妹啊。

而大貓?人家說當媽媽後會很警覺,從此睡不安穩,半夜老會醒來去幫孩子蓋被。我在美國冷暖氣一開,室內溫度與棉被厚度始終呈現完美的協調,不會有太冷太熱的問題,自然沒有這種母親獨享的夜無好眠。問題不在於睡不安穩,而是有聲即起。

只要有人在屋內走動,再小聲除非是用飛的,我一定會醒轉過來。不對,即使是用飛的,還是會把我吵醒---我就被耳邊的蚊子吵醒過好幾次。當然一定得除之而後快,不然那晚就別睡了。

偶爾,我早上起的晚了,就會有很幸福的感覺 ~啊,我竟然可以睡到現在...

因此,看到書中主角能一直昏睡的超能力,我不免帶著崇拜的心情,忐忑地幻想:如果能有這樣的經驗,就一天,一定會很幸福的啊...

忐忑的是,萬一這個小幻想實現時,在時間軸上出了差錯,不是一天,而一直這樣下去,結果應該會很可怕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