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80846.JPG 

小玉和伊甸園的蛇。

 

每週三是我最累的一天。

田田學校一點十五分下課 (唉,加州教育經費不足啊),

接到了回家休息一個小時,又要再開車三十分鐘去上蘇荷美術。

然後,上完課再花四十五分鐘回家。 (塞車了啊)

夏天還好,回到家天還是亮的。

冬天五點天就暗了,所以等於是晚上開車。

 

我在夜間看燈都像星星,有八個角,還會閃爍。

不是過度浪漫以至於心理影響生理,產生了幻覺。是早期紅寶石刀近視手術的後遺症。

角膜上劃八刀,影像瞬間完美地聚焦在視網膜上,視力立刻由零點二到二點零。

但是,日間的光線雖然落點精準,漆黑中出現的光點,卻在角膜上自然地隨著疤痕流洩。

八道疤,八束光影。度數越深,切割越深,光影也就隨之愈發燦爛。

這樣的視力在夜間開車,同時還要與滿街星光對台,不會是件太享受的事。

所以,我不喜歡晚上出門。可是為了小孩的課,我不得不硬著頭皮上路。

偏偏每次回家一定會遇到塞車,後座的小朋友要是又開始吵鬧,真的教我不抓狂也難。

遇到兩人絆嘴,除了本能反應的高壓威嚇連坐法:再吵就一起罰/ 再搶就都歸我。

就是軟性訴求的動之以情: 拜託,媽媽快要不行了... (這招只對老大有用,就是要利用她的心軟啦。)

偶爾神智較清明的時候,我也會用音樂或各種外在誘因轉移:看,那台車/ 那輛機車/ 那列火車/ 那架飛機。 (我們回家的路上,經過輕軌電車,以及飛機降落航線...就知道路程有多遠啦)

 

這天我邊開車邊隨機教導"交通安全"。

田田:「哎唷~又塞車了~」

大貓:「我們不可以開太快,危險啊。」

小玉:「對啊,如果開太快,就會有貨車喔。」

一時,車內靜默無語,我和田田頭上忽然冒出許多問號。 (-????-)

半晌,我終於恍然大悟:

 

 

 

 

 

 

 

 

 

 

「诶,妳是說車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