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一個月了,這期間最值得一提的,是兩次高中同學的聚會。

 
為什麼值得一提呢?因為這兩次,我都順利逃脫小孩的魔掌,快樂地單身赴約(感謝田田小玉的阿公阿嬤舅媽沒有你們就沒有這篇文章...)。這種需要燒香拜拜如同神賜的機會,怎能不大書特書,釀成酒來慢慢品嚐呢?
 
第一次是去東區辦事,臨時電話邀約還在台大的鳥蛋博士,卻意外遇到另一個翹家翹班的同學。因為是翹家翹班,顧及她的生命安全,不能透露太多細節。總之我們開懷地吃飯逛百貨公司,我還血拼了幾件不知何時才會(有場合)穿的衣服。(女人啊…)
 
第二次就是上週六。在讓我驚訝原來變胖也可以這麼可愛(逃命去)的小美女喵喵家相聚。因為其中一位氣質美女副總下午要上鋼琴課,所以本來打算由下午茶八卦到晚上的聚會,改為三人先在SOGO相聚逛街,晚上再一同吃飯。
 

這次的百貨公司團少了鳥蛋博士帶領,加上我荷包瘦身近乎成功,遂由衣飾精品團改成超市飲食團。我們在SOGO的超市吃吃喝喝(歐巴桑之免費試吃團XD),逛些日常生活用品,最後才心滿意足地回到喵喵家。

 
在喵喵家,我和其實本來也是氣質高雅的美女,但是不幸太早出現被拖下水成為歐巴桑團的Amy,就開始狂喀桂香荔枝和櫻桃,沒辦法,這是本班班風,先搶先贏啦!
 
接著,鳥蛋博士和氣質副總陸續抵達。一夥人吃喝八卦好不快意,想競選本班班長的喵喵老公---顧班長在廚房忙進忙出,一會兒端出鵝黃色帶子新鮮百香蘋果汁,一會兒變出赭紅色濃稠現搾不知名鮮果汁。鱈魚棒、壽司條、炸豬肉捲、涼拌海帶芽等各式符合我們這種食簡族的現成料理迅速入腹,賓主盡歡之後,紅酒上場。
 
端著紅酒,環視同學,二十年了。我們可以這樣優雅(?)地喝著紅酒談是非說八卦,轉眼大家竟然都已經(超過)三十五歲了。許多這個年紀的人,孩子都上國中了吧。我們這群人還真是成熟的很晚啊。(同學中未婚的一堆,已婚的孩子最大的也還在唸小學。)

 

或許,最開心的就是我吧。能夠甩開兩個孩子,輕鬆地享受一頓老友環繞的晚餐,百般感動衝擊著我。真的,我是多麼渴望屬於自己的聚會啊。有孩子以來,所有的聚會若不是為孩子舉辦,也得不時停下來照料孩子。神經是沒有一刻放鬆的。
 
長島的一位朋友,找我和她一起慶祝四十歲的生日,要我在某個週末把孩子留給大公雞,一起去拉斯維加斯度假。我真的很動心,可是
大公雞並不支持儘管如果我硬要去,他大概也不會強留,但是,強摘的果不甜,心懸著不爽的老公和不曾在夜晚分開的孩子,這樣的旅遊絕不可能值得追憶。
 
我那屬於成人的約會,也只能放入心底,成為一個如果活的夠久夠健康,或許還有機會實現的夢想。
 
人生就是這樣的吧。只能說服自己,珍惜眼前,孩子轉眼就大了。只能相信,這就是人生。
 

在聚會中,氣質副總談到她這幾年不幸的經歷。其中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是台灣許多求道場,或所謂追求真理的心房(這裡說的是玫瑰心房),利用人們遭遇重大變故時無助的心理狀態,以追求真理,助人走出悲傷的關懷為餌,拐騙金錢,輕者讓人舉止乖奇,嚴重的甚至造成對方精神失常,事後卻棄之不顧。真的非常可惡。
 
談話進而衍生到某人的學姊在某道場“修行”,後來覺得不對勁想離開,竟然被道場負責人索取三十萬,不得已付了錢才得以離開。後來經由調查,竟發現原來此道場負責人也是另一位心理諮商師的病人。這是怎樣?需要治療的人來治療別人?
 
然後還有人拉朋友到靈骨塔修行,聲稱此處氣比較強(是說陰氣也行嗎?)。到了再鼓吹朋友購買靈骨塔,宣稱這樣可以改變朋友的氣場,從此人生更美好,姻緣強強滾,否極泰來、百毒不侵…(除了第一項,後面的都是我編的啦,我想這樣應該更好賣才對XD)
 
大貓娘說她也被人推銷過,推銷人為全家都買了靈骨塔位,說的像買保險,活的越久越划算之類的(最好是這家公司能撐這麼久啦)。我嗤之以鼻,人死了能火葬就很不錯了,骨灰隨便灑一灑埋一埋,比起在西藏餵鳥天葬已經好太多了(是說天葬其實有捨此身的奉獻意味...)。此時鳥蛋博士開口了:「運到西藏很貴滴。(果然是博士,能想人所不能想啊)是喔,物以稀為貴,以後會不會有“西藏之旅天葬篇”­­的傳銷啊?
 
大家酒酣耳熱進入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混沌境界,高雅Amy忽然說要回家了。這才發現,已經十點多了。年紀已遠超過可以夜遊的一群女人迅速作鳥獸散,就這樣結束了快樂的(雖然話題很沉重,心情卻是輕鬆的)迷你高中八卦同學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