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小姊妹的阿妗 (舅媽的台語。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們教他們叫舅舅阿妗) 下班回家。
聊著聊著,阿妗就隨口考考兩姊妹:「妳知道我們家在捷運哪一站嗎?」
田田歪頭想了一會兒,回答:「石牌。」
小玉從小搶大的,一聽姊姊的答案--這簡單嘛,我也會。
立刻奮不顧身地跟著搶答:十二。」


媽媽在一旁狂笑… 


阿妗雖然沒生小孩,帶小孩卻很有一套。(親朋好友的小孩大概都被他玩過吧...)
在媽媽瘋狂笑聲的一團混亂中,依舊鎮定,
立刻把小玉的騷擾雜訊排除,繼續好孩子就有糖吃的教育:
「好棒,舅媽給你拍拍手。」
「什麼是舅媽?」 


#$%^…  



原來,台語盲的田田,還不知道阿妗就是舅媽啊…

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教她們台語啦,實在是我的台語本來就不輪轉咩… (所以一切都要怪台語大家庭的大公雞…)

不過,我和老公之間能有個可以在孩子面前黑白講的秘密語言,其實也是蠻爽的啦…(咳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