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四日深夜抵達台灣,到機場接我們的是公公和大伯。喜相逢之後,便帶著兩箱行李去停車場取車。
 
一踏出機場大門,一張無形的保鮮膜立刻把我緊緊包裹,天哪,真是悶啊!
 
加州雖然近年來屢創高溫,但是那種熱比較接近,躲到陰影下就能稍減灼熱,身體不太會流汗。而且,只要太陽下山,溫度就會迅速下降,夜晚常常還得加件薄外套。
 
台灣的溫度雖然低於加州,卻是無所不在的。我彷彿步入了一間超大三溫暖烤箱,十年沒在台灣過暑假,我的皮膚必須重新開始複習濕熱這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不得不承認,一開始我的心情被外在的黏膩搞的很暴躁。汗腺不發達的田田也是, 一臉不爽的表情,一點也不像可愛的五歲小娃。只有小玉輕鬆散熱,我從來不知道她如此會流汗,特別是頭部,以後應該會很容易掉妝吧(才三歲就幫她想到掉妝的問題,我可真是思慮深遠杞人憂天啊…)
 

無論如何,一方面衝著婆家有電梯,行李箱可以直接運到屋裡(再鯨吞蠶食地用小袋子搬到娘家…) 另一方面,媳婦先來此報到,也略表對公婆的敬意。
 
在婆家比較痛苦的是,婆婆要我用手洗衣服(婆曰:你們三口的衣服不多,也不太髒,隨便洗一洗比用洗衣機快。) 並且得一早曬,傍晚收。
 
不過,有句話叫做陽奉陰違,開玩笑,偷懶都來不及的我怎麼可能這麼乖。公婆每早出外去爬山,我就趁機偷用洗衣機。即使有冷氣,頂樓又東西向的房子,那種悶的感覺怎麼也揮之不去,還要我用手洗衣服?我可能會熱到想咬人吧…
 
大伯家的兩位小姊姊,和我家的兩個小妹妹玩的很融洽。衝著小孩有伴,我在婆家乖乖逗留了四天。不過,大部分的時間我也都不在家啦。第一天辦健保,第二天繼續辦健保 (郵局轉帳及申請健保卡),順便去大貓妹家Playdate 。第三天看幼稚園。第四天本來約好大貓妹帶小朋友一起去游泳,遭遇兩家大人的反對(可惡的腸病毒!),只好改為在大貓妹家的車庫,用小游泳池玩水。
 
週日終於以小朋友週一要去上課為由,搬回了娘家。我這才發現:婆家除了位處頂樓這種外在溫度的悶,還有更難以排解的心靈上的悶,不能上網 (不好意思賴在大伯家上網閒逛…) 。既無書本也無報紙,面對電視旁一櫃子的酒,真的是無聊到爆。大概只能像大公雞說的:給他喝個爛醉。(是說那些昂貴的酒,我也不敢動好嗎?更別提我覺得喝酒是在折磨自己…)
 
幸好,搬回娘家以後,我的假期終於真正展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