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了一定的年紀,
似乎能說的話就越來越少。

並不是敏感的心受夠了粗糙的現實,
磨出了厚繭,不再被感動。
也不是明亮的雙眼看多了光怪陸離,
近視過深,見怪不怪。

只是…

小時候情緒低迷,
會理直氣壯地怪整個世界不配合自己
---我想過河竟然沒人蓋座橋?害我弄濕了身子還喝了幾口水。

長大後情緒低迷,
會躲起來自我反省,到底是哪裡沒和這個世界配合好
---怎麼橋在那兒我還會跌入水裡?


小時候開心喜悅,
會立刻向所有的人分享,
彷彿這世上再沒有更值得開心的事了
---天子龍心大悅,百姓豈能不舉杯同歡?

長大後開心喜悅,
會懷疑這究竟值不值得說出口
---或許只是另一件國王的新衣?


小時候悲傷難過,
會立刻大哭一場,
四處尋求安慰
---當我傷心失意,太陽怎能再升起?天空怎能不下雨?

長大後悲傷難過,
怕造成別人困擾,
只能努力自我安慰
---窗外的藍天,天上的豔陽,又豈會受我這朵小雲所遮掩?


於是…

能說的話越來越少,
擁有的面具卻越來越多。


當心情被層層華麗的包裝紙裹住,
淪為薄薄紙張下無法透氣的空箱子,
長大後的自己究竟存在於何處?


即使幼稚而不討人喜歡,
還是思念那個,
曾經存在的理直氣壯,
小時候的自己。


============================

新年了, 
又長大(老)了一歲。
忽然想起過去,
是誰說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的?
應該是, 
死不了,理還亂吧?
算了,
再寫下去就真的越來越亂了。

就這樣,
順便祝大家新年快樂吧...

Happy New Year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