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0 Mon 2007 14:40
  • 跌倒


「啊~~」她的叫聲隨著身體與地面的距離縮小而高昂起來,然後,在距離消失剎那斷掉。


她趴在地上,身上的疼痛迅速穿過千百條神經抵達腦部的意識中樞,與腦海中瞬間萌現的千百個念頭交纏。


她受傷了?慘了,老公出差還有一個星期才回來。女兒呢?應該沒事吧?這麼痛,怎麼會摔倒的?早知道就直接回家了...


“Are you ok?” 走在前面的小姐似乎被她的尖叫聲嚇到,關心地彎下腰詢問。


“I am fine.” 她緩慢地撐起自己,不敢置信地望著手掌外側磨掉了一塊皮的傷口。手掌的皮不是很厚嗎?她傷的不輕啊。


在左手肘的痛楚終於越過重重驚嚇抵達她的意識區,提醒她還有更多的傷口時,店員也跑出來關切了。

“Are you alright? Can you stand up?”

 



她轉頭看到要哭不哭的小女兒,皺著小小的眉頭似乎有點擔心地對她叫著「媽媽?妳怎麼了?」


忽然想到在美國連腳踏車車禍,都有可能出現救護車、警車和消防車,她趕緊澄清:

“I am ok. My daughter, is she ok?”


“She is fine. I think she just got scared.” 店員仍舊一臉關切地看著她。這也難怪,在美國連家門口有人跌倒都會吃上官司,何況是店門口。


她快速檢視了一下身上的傷口,左手掌、左手肘、左腳大姆指,再捲起褲管察看疼痛的兩個膝蓋,沒流血,只是和褲管摩擦灼傷。Shit ,好痛。


跟店員要了酒精棉片,咬牙往傷口蓋上再拿起,貼上ok 繃。天哪,她的傷口怎麼這麼深,不是刀切的深,而是磨掉好幾層皮的深。紅白交錯的傷口沒流太多血,她覺得她看到自己的脂肪了。

 



那天早上送大女兒上學後,帶小女兒去上芭蕾舞課。課上完之後,小女兒照例在車上要求她,不要回家,要去shopping 。她想了想家裡那肚子裝的滿滿的冰箱,不缺食物,那就去買件七分褲吧。


她的衣櫥裡長褲不止一條,但她最常穿的,就那一條淺色七分褲。她喜歡它那淺到近米白的卡其色,還有它以卡其褲的標準而言相當輕薄的質料。和她喝茶的習慣一樣,廚房的櫃子裡,茉莉、烏龍、菊花、
人參、紅茶、綠茶以至於各式花茶,應有盡有,她最常喝的仍屬烏龍茶。


也不知道是穿久了,還是長胖了,幾週前在店裡採購小女兒的兩歲生日 派對用品,一彎腰,背後傳來清脆的一聲,啪。炎熱的天氣裡,冷氣不夠強的小店,忽然吹來一陣涼風,噢,不對,涼風會選擇性地只吹屁股嗎?右手本能地往後一 摸,嗯,褲子的質感變了,變得有點…滑,有點…絲質的柔細,有點…像她的性感小內褲?根本就是她的小褲褲,她的褲子破啦!


幸好結完帳了…幸好車子就停在門口…幸好她背著一個大背包。遮遮掩掩外加目不斜視地把小孩弄上車,趕快回家去。這家店這陣子就別再來了。


從此,她就開始四處尋找下一條屬於她的完美七分褲。

 



這天,就是懷抱著“或許能找到屬於她的完美七分褲”的美麗願景而來到這家店的。


車停好,離店門口還有約十個車位的距離。雖然已經上午十點,天氣卻仍有一絲寒意,過往的人都穿著薄夾克。小女兒卻還穿著細肩帶的芭蕾舞衣,偏偏人小走路又慢,她怕女兒著涼,索性一把抱起她,大步跨向店家。


就在距離門口只剩幾步,距她的完美七分褲只剩幾分鐘的時刻,她的鞋子前端絆到人行道邊緣,失去了平衡。


平常她只穿運動涼鞋/運動鞋,安逸墮落慣了。今天像是冥冥之中註定要跌這一跤,竟然換穿了一雙纖美貼地夾腳皮拖鞋出門,還想去shopping ,還抱小孩走路!


 


看著毫髮無傷的女兒,身上傷口痛的她直想流淚,她不得不苦笑地再度承認:當媽媽的,不都是這樣嗎?本能地先保護小孩,原本可以平衡住的,卻跌倒了;原本可能只會瘀血,卻磨到去了幾層皮。


最可歎的是,傷口痛的要命,偏偏小孩飯得照吃,澡得照洗,覺也得照睡,而唯一能幫忙的老公卻遠在地球的另一端。


因此,這幾天Ouch出現的頻率足夠平常一年份配額。小女兒跳上她 的膝蓋,Ouch! 大女兒跳下床,正好落在她受傷的腳趾上,Ouch! 幫小女兒換衣服,小手一揮,直擊她手肘/手掌,Ouch! 她越想維持傷口安全,小孩和她親熱時的落點越是神奇的準確,該死的墨非定律在這個時候得到了完美地驗證,精準地掌控了傷口與小孩的相互吸引力。

 



太平洋彼端的老公還自以為幽默:「妳最近不是連續跟著DVD運動八天了嗎?應該比較靈活才對啊!」


不訂下班飛機回來,還在那裡別人吃熱你喊燙,不想活了嗎?


「是啊,你女兒可是分毫未損呢…」雖然事實是,她很想扭轉成屁股著地,卻失敗了…


說到她的運動,唉,這下哪還能做運動?好不容易維持了八天呢。想說趁老公不在的這段時間,能不能把下垂的臀部練的上翹個幾度,平直的腰部小個幾奈米,鬆垮的腹部少個幾條皺紋呢...


上次跌倒受傷是什麼時候呢?有二十年了吧?


孩子還真的不能太晚生,如果她在五十歲抱著小孩跌這一跤,大概會手折腿斷外加腦震盪,直接被救護車載走吧…


幸好她才三十五歲。


看著身上逐漸結痂的傷口,為了這個新發現的“幸好”,她竟然開心地笑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鴨鴨女王
  • 哈,大貓

    我發現你也頗適合寫小說的耶
    可以考慮看看哦!

    跌倒的傷口現在有沒有好一點
    要小心呀!
    我以前摔車摔得太頻繁
    整個現在都嚇怕了哩!
  • 傷口差不多都癒合了
    壓了還會痛就是
    真的很多年沒摔傷了
    都已經忘記受傷是這麼難過的事了

    我適合寫小說???
    謝謝誇獎(好開心)

    我有自知之明啦
    我只能寫"自傳"
    因為太缺乏想像力了
    杜撰角色的思想對話
    對我而言非常困難
    必須先放棄自我
    完全把自己放到那個角色
    我一定會忍不住更改角色個性
    最後所有的角色都是我
    成品絕對會是慘不忍睹的小說 :p

    大貓 於 2007/08/28 13: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