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日子過的是忙盲茫

自台灣回來之後,除了努力與女兒們一起調時差,疲憊了十來天。接著老大開始上學,一三五上午去蒙特梭利,週二上午一堂芭蕾/踢蹋舞。再加上我的年度健康檢查,妹妹的一歲半健檢(晚了三個月…),約診看診。再替妹妹報名四月開始的Music Together,研究該送老大去哪兒上游泳課,下學年要送老大上私立還是公立幼稚園[註1]。真的是瑣事不斷,卻也逐步回歸正常生活。

而這都只是而已。最大的點,是一家之主的工作問題。雖然他一直做的是研發工作,但情勢所逼,他獨自一人留在美國的三個月中,有兩個月在紐約出差。這也就算了,不過是去訓練要長駐大陸的客服工程師。接下來卻更糟,他必須到大陸支援那個尚未成氣候的工程師。
 
出差誠然是個經驗,久了卻不免疲乏[註2],更何況家有妻小。因此,這個愛家的男人想換工作。其實他想換工作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我們的綠卡他就以想換工作之名,拖了三年才申請…只恨他的專業太精,也就只那麼幾家公司可跳。搬來加州算不錯了,至少有三家公司(雖然一家瀕臨虧損關門) 。愛家男向朋友要到了一個offer (為他增設的職位) 。本來嘛,想說趁他回台灣度假時提出辭呈,兩週後回來就直接到新公司上班,人不在這裡省了面對慰留的麻煩。沒想到這家公司動作遲緩,拖到我們要回美國才給正式offer,條件不如我們預期的好,而工作又屬於生產部門,缺乏挑戰性。這會兒我們不免猶豫了起來…

果然,一回到美國,甚受公司器重的愛家男,就開始接到紐約總經理的關切電話。當他聲明:一切都是為了家庭,無法長期出差。老總安撫地說:這都不是問題,我們會限制你的出差次數日數。次日,counter offer寄來了。真的是 很 優 厚。還附加了每六週不得出差超過二週的條款。因為是重新簽約,所以一旦接受,除了加薪之外,先前還欠公司的八個月合約也就一筆勾消了。如果我們決定現在離職,得償還公司一筆現金。非常令人心動的counter offer。問題是,我們該相信這合約中的排出差條款嗎?

結果,人很難不為五斗米折腰的。何況在原公司的工作,對愛家男來說是有趣多了。只是選擇留在原公司,也就意味著:到大陸的日子不遠了。果然,四月就要開始離家長征。至於合約中的排出差條款?如果這工作只有你會做,訓練的人遲遲無法上手,你能夠兩手一攤,把工作扔在一旁:Sorry, it’s been 2 weeks. I am going home. See you next month. 可能嗎?

這讓我原本下定的(薄弱的)決心:去找工作(因為實行起來絕對問題重重),又開始動搖/然了。上次工作是八年前的事,姑且不提找不找得到工作,以及找什麼工作,即便找到了,要重新開始,也必然得花一些工夫才能上軌道。這意味著加班,進修等,要克服萬事起頭難的心理障礙已然不易,現在再加上愛家男不確定的出差行程,兩個孩子誰來幫忙?

出國後看到許多好命的雙薪家庭都有所謂的台援:父母來美幫忙顧小孩煮飯理家。我們也算是命不錯了,雙親均健在,且不需我們奉養。只是說到支援,就有實行上的困難了。因為兩邊的媽媽身體都不好,一個動過大手術,一個高血壓曾輕微中風,均不堪勞累。我媽媽為了幫我坐月子,幾乎賣了兩次命,回台灣休養許久才恢復元氣。我們哪敢再請她們來幫忙呢?

而一個新人(特別是已經遠離校園的新人)能賺多少錢?賺個將來能繼續工作的option罷了。交褓姆費都不夠,還要賠上家庭團圓的時間。除去不可知的未來,目前我持家,愛家男上班賺錢,對整個家庭是最有利的組合。除了我必須認命,繼續窩在家裡,將來如果有任何變故,最不幸的狀況下,萬一我必須成為家庭的經濟支柱,最多只能當個高中畢業即可的收銀員,或薪水可能也好不到哪兒去的線上作業員…

真的,茫然。




[註1] 美國大部分地方在小學前提供一年免費的公立幼稚園,就是台灣的大班。加州僅提供半天,9-12 在長島某些地方,提供兩年免費幼稚園,即中班與大班,而且是9-3。羨慕啊。
[註2] 搬到加州之前,他曾經連續兩個月從紐約到加州出差,期間僅每兩週回家度一個週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