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出生後,老大開始學習獨處。
每天午後,需要母奶陪睡的妹妹佔住了媽媽,睡眠不足的媽媽也想趁機稍做休息。
兩姊妹一直沒辦法同時睡午覺,掙扎了好一陣子,媽媽終於放棄押姊姊睡午覺一事。
此後,午後這個時間,姊姊可以不睡覺,但是必須自己安靜地玩。

隨著日子過去,姊姊從玩拼圖看書到畫畫。
午後獨處的一兩個小時,她越來越樂在其中。
下面的幾張圖,就是 2007 年 11 月間 她在午後獨處時畫出來的即興創作。
此時她還沒上蘇荷美術課。


大紅花,水彩畫。


大黃花,水彩畫 。
在直立式畫板上作畫,顏料都流下來了。


許多鴨子,彩色原子筆創作。


三棵大樹,蠟筆創作。
讓我們驚訝的是,每棵樹都有不同的細節。

因為田田喜歡畫畫,大公雞建議我要好好指導她。
剛好中文學校的媽媽提到從台灣來的蘇荷美術(<--點下去)
老師都講中文,真是太棒了。(註一)
於是我就帶著田田去免費試聽一堂。

一聽之下,如獲至寶。
雖然一堂課貴的嚇人, (新生課38元一堂,正規班一堂約36元)
前十堂新生課程,還要求家長在一旁看幻燈片聽講座 (錄音帶)。
我們的新生課程是週一晚上 5:30-7:00。
所以自一月起,每週一傍晚,我做好晚餐裝在盒子裡,讓小姊妹在車上用餐。
開到了教室,和公司在附近、提早下班的大公雞會合,
妹妹就直接換車再和爸爸一起回家。
(整個出來坐車兜風就是了。)

終於,這週上完最後一堂講座。
值得啦!
像是上了十堂精彩的美術史。(其實我還缺兩堂,田田生病缺課)
十堂課觀賞了古今名家名畫逸事之後,
要家長理解的重點就是:
不要急著要小孩畫的像,
而要著重在創意的培養與維護。

古代沒有相機,所以繪畫以記實。
現在數位相機隨拍隨看,
要畫的像,絕對沒有相機像。
一旦落入素描、寫實的框架,
要跳出來再尋找創意就很難了。
也不是不可能,
畢卡索就是這麼走回頭路的...
只是與其 "先抹殺創意,等打好技巧基礎,再回來追尋創意",
為何不好好珍惜孩子原始天真的創意呢?(註二)

所以,這個美術班教導孩子使用畫具,
教導孩子使用材料,
教導孩子欣賞色彩,
但是不教導孩子臨摩與繪畫技巧。

如果要畫山,老師不會拿出山的畫作。
而是拿出許多張不同形色、名山古嶽的相片,
讓孩子討論山的形狀、顏色變化。
教導孩子觀察後,
用自己的表現方式,畫出自己腦中想的東西,
這才是"創作" 啊。(註三)



註一、中文目前仍是田田的主要語言,以中文學畫吸收也較完整。
註二、孩子到了九/十歲時,就會開始分辨自己畫的和真實世界是否相似。只要懂得觀察,會用色彩,不需要特別教導,作畫就自然地越來越寫實(也逐漸失去大膽的創作)。 
註三、比如去花園"寫生" ,即使花園中小橋流水繁花似錦,我可能只想畫其中幾朵花。若我當下心情不好,即使是鮮豔的紅花,在我畫布中也成了憂鬱的藍色。運筆由心,無關寫實。  

~~~~~~~~~~~~~~~~~~~~~~~~~~~~~~~~~~~~~~~~~~~~~~~~~~~~~~~~~~~
下面是田田在新生課堂上的幾幅入門課畫作。
另外有幾堂課做的是生活用品或廢棄材料利用創作,色彩質感不太好拍 (拍過,失敗了),
找機會再試拍看看,成功再傳上來分享。


第一堂課,練習運筆與色彩,水彩畫。


練習用繩子構圖作畫,多元素材粉彩畫。


樹,練習中國水墨畫。


練習線條與色彩,粉彩畫。


葉子,粉彩畫。培養觀察力。


山,水彩撕貼。練習漸層色。

這是最後一堂新生訓練的作品,先撕出山的輪廓,再用水彩做漸層繪畫。
現場有藍山、紅山、綠山、黃山。
有尖山、方山、奇形山。 (就是沒有圓山,幼兒撕不出來啦。)
田田是唯一的黃山,感覺很有大漠的氣息,很蕭瑟。可以看出她獨立又壓抑的個性。

這些圖,裱起來都可以拿來掛在牆上做裝飾。
很難想像,這是出自五歲幼兒的手。
其實,每堂課結束,老師都會把所有人的畫貼在白板上,跟家長一一解說。(當然只有讚美啦)
一眼望去,真的每張圖都不同。
不是寫生比賽大家取景、用色、畫法的不同。
而是 "完全沒有關聯" 的不同。
每一張都很獨特,卻都很美。
也只有幼兒才能 (敢) 如此揮灑吧。

蘇荷已經完全說服我了。
美感是要培養的,不是長大就自然形成的。(我就沒成形啊)
就色彩而言,他們所有的水彩課程,都只提供五種顏色。
紅黃藍黑白,要什麼色請自己調。
孩子在不斷地摸索練習中,
自然地學習到色彩的合諧或對比的運用。 (不是立體或景深的技巧。)
最重要的是,
熟悉了藝術創作的過程後,
也學到如何藉藝術抒發情緒。

我相信這將會是她受用一輩子的課程。
(等大公雞賺大錢之後,我也要去上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