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有一個警察打電話來,要求我去幫妹妹填一份表格並繳交一張相片。說入出境管理局把資料傳給他們,法律規定他們要掌控外籍人士在台行蹤。


可是我女兒的戶籍不在台北市,在XX---我丟出第一個問題。
對啊,我就是XX派出所的警察啊。剛打電話到你家,你公公說你不住那,是他給我這支電話號碼的啊。
 (
尷尬) 啊,對不起喔。剛剛沒聽清楚(其實也不記得他到底有沒有說耶)

但我仍有疑問:我不是已經幫她入籍了嗎?
警察:因為入境時是外籍人士
可是我們的資料都在戶政事務所啦?
我們是不同單位,妳女兒已經入籍了,以後再入境就不需要這個手續了。只有這次
那我老大以前回來為什麼不需要這樣做呢? (這個警察很親切,所以膽小的我還敢問題不斷)
她是什麼時候入籍的?

三年前吧。
三年前我不清楚,但是我們的法令是每天都在改的
好吧。那請問派出所在哪裡?我現在不住那裡,要從台北市過去。

 

該辦就辦。剛好我有空,套上牛仔褲,戶口名簿和妹妹護照相片拿了就要出發。

這時電話又響了。

 

喂,小姐,我剛剛看了一下表格,妳女兒還小,要填的資料不多。可以口頭問一下,妳再把戶口名簿傳真過來,我幫你填就可以了。以後你有空再把相片拿來。
啊,太好了!

 

於是,將一些資料口頭告知之後,我就把戶口名簿傳真過去了。

傳真完畢,我媽忽然開口:
會不會是詐騙集團?

~~我腦袋的警鈴大作。這警鈴響的也太遲,晚了一分鐘,傳真已經順利到達彼端。

雪上加霜的是,我竟然沒問他電話號碼。 (唉,傳真經驗太貧乏,忘了 打電話確認收到這個步驟。)

還好家裡有來電顯示。我趕緊打電話問公公XX派出所電話號碼,賓果!號碼一致。

還是要打電話去確認有無此人。
XX
派出所。
我想請問剛剛傳真給XX管區曾警官的資料有沒有收到?
等一下,我去看一下有。
謝謝。

~~總算放下我們心中的大石。我和媽兩人相對嘆息:看來要詐騙我們,並不是太難的事

 

直到晚上,媽媽忽然又開口了:
你公公給你的電話是警察給他的?還是電話簿上的?

哇那欸哉
這麼晚了也不能打電話問公公啊!

還好,我們還有查號臺。
經查證號碼無誤,兩個人繼續安心地喝茶看電視


過了半晌,媽媽再度開口:
那人會不會是警察局裡的壞人?

大哉問。
真的考倒我了。我又沒有水晶球,也不會塔羅牌,這個問題我該怎麼查證?

歐,沒關係,媽媽有的是辦法:
你明天親自去派出所把相片交給曾警官。(我原本打算拿給公婆轉交的)

好吧,反正隔天也要去婆家走走。

 

於是,我親自來到了派出所。看到一屋子的警官,眼光忍不住就飄向那個最高最帥的,該不會是他吧?

我想找XX管區的曾警官。
我就是。 坐在最後一排一個臉圓圓很親切的警察面帶疑惑的回答。

好吧,帥不帥沒關係,正事辦好就好。

昨天你打電話給我,我拿我女兒的相片來。
啊,我不是說相片不急啊。你還大老遠跑過來。
沒關係,我今天本來就要回婆家的(其實是來探你的底細,看看你是不是警察局裡的壞人)

交了相片,記住曾警官的長相之後,(以免他真的是警察局裡的壞人,日後需要指認…) 我們母女倆終於安心地把此案結了。

 

台灣的詐騙電話花樣之繁多,從恭喜中獎,話費未繳,到兒女被綁架,人人自危。每一個電話彼端的陌生人都是嫌疑犯,不怕錯殺一百,只怕漏殺一個。


所有銀行來電,都會被慎重地質疑一番。現在連警察也不例外,誰知道你是不是假的。更何況,真警察都不乏壞人了。


我始終無法明白的是,台灣這麼小的地方,隱私權又是這麼的不受保護,詐騙集團很容易得到個人資料,相對的,警察也應該很容易找出詐騙罪犯吧。


非不能也,不為也。


我媽曾經雞婆地在接到詐騙電話後,打電話報警。結果,這位人民的褓母很不以為然地說:你又沒被騙,有什麼關係。


有人民褓母如此,也難怪孕育出的人民毫無安全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