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兒的出生,帶給父母的喜悅是難以形容的。不過各家對孩子到來的期待不同,孩子出生的排行也多少影響喜悅指數。


老大一般總是受呵護的,計畫中的老大又更享尊榮。老二以後雖不一定淪落至照豬養,家裡總是有了兩個孩子,父母能給予的時間立刻打了對折;加上對新生兒的新鮮感已消失,又有了經驗知道小寶寶不會脆弱的一折即碎,稍微撞到或跌倒了也不驚慌失措:哪個孩子不是在跌跌撞撞中成長的

 

田田雖不是計畫中的寶寶,卻也離我們的計劃僅數月之遙。所以我們是全心地期待這個寶貝的到來。我從獲知懷孕後便天天聽古典音樂,把老公一套二十片的古典音樂大師全集反覆播放,無非希望寶貝就算不是天才也還能是個人才。

 

沒上班的我懷孕初期每天昏睡,那時老公研究所還沒畢業,我們住在一房一廳的小公寓。早上起床送老公出門後,我便繼續躺在不甚寬敞的小小客廳內、不甚舒適的小小沙發床上閱讀懷孕相關書籍。


我常常看書看到睡著,睡醒再看,把我媽自台灣空運來的數十本中西醫各家門派及在美購買英文 (以便與醫生溝通) 懷孕須知於半夢半醒間全數閱畢。直到傍晚再練習煮幾道可口的菜餚(1),和老公進餐完畢 上床繼續睡。簡單一句話,就是好命的懷孕母豬啦。

 

奉女兒之命,老公火速成論文口試畢業,趕緊進軍職場賺尿布錢。於是在懷孕五個月時,我們舉家 (其實也就兩個人) 搬遷到寒冷的紐約上州羅徹斯特。

 

這回不是苦哈哈的窮學生,有收入的我們租了間三房的迷你連棟透天厝,後院直通樹林。


我每天挺著肚子坐在窗邊的搖椅,邊搖邊聽音樂邊賞景。窗外景致美過陽明山,還不時有小鹿出沒,日子逍遙愜意極了。閒著沒事我還不忘念誦據說可讓孩子聰明孝順的經文,這樣的胎教沒有滿分應該也有九十分吧。對於孩子出生後的照顧,自認相關知識學富五車(2)的我應游刃有餘,千算萬算沒算到會生個超級過敏兒。

 

直到後來才知道當時搬家,少了一批準媽媽同伴,少了育兒資訊交流:不知如何預防在先,延誤治療在後,對孩子病情影響有多大。

 

我在懷孕初期便奇癢無比,經皮膚科醫生診斷為過敏,卻沒人告訴我這代表我的寶寶有過敏的機率相當高,也沒人叫我要小心飲食(3) 。回想起來和我吃花生醬應該有關(4) ,沒有人告訴我孕婦要避堅果類,以防胎兒過敏,而我自己或許也對花生敏感,才會癢到抓得皮破血流。再加上田田出生時吃到胎便,偏偏又遇上沒經驗的父母,沒讓她喝些中藥排胎毒。綜合種種,底子奇差無比,也無怪乎日後問題重重了。

 

田田出生時是個大寶寶,8 4 盎司 重,無論是女生或男生,都算大隻的。兩天後出院時已可稍微支撐脖子,由阿嬤肩膀向外張望。


剛開始洗澡大事都由爸爸執掌,雖然媽媽懷孕時K的書、及醫院護士阿姨的交代都是兩三天洗一次就夠了、勤勞的爸爸卻堅稱他聽到護士阿姨說每天洗(5) 。再加上他向甫於七月產女的朋友請教,人家也是天天洗(6) ,所以爸爸每天都放一桶熱呼呼的水幫愛女洗澎澎。媽媽私下其實蠻懷疑爸爸是上了幫寶寶洗澡的癮。

 

還記得田田臍帶掉後第一次泡澡,紅咚咚地像個入定的老和尚,一臉泡湯的爽樣。原本媽媽準備的鴨鴨水溫計在搬家時遺失在茫茫紙箱中,因此泡湯溫度不可考。但可確定對田田而言,必定如北投溫泉一樣,足以讓四肢百骸鬆弛通暢。

 

唯一的不幸是,田田是天生乾皮膚,體內並有潛在的過敏蓄勢待發這天天熱湯爽則爽矣,當天氣一日日冷下去,十月初田田三週大時家裡暖氣一開,我們與癢癢正式開戰。


 

異位性皮膚炎據說一般初次發作為出生三個月以後所以當我們電叩護士時(7) ,護士直覺認為這是常見的嬰兒痘,於嬰兒三週大左右發作,還問我:「你沒看書嗎? 如果你不放心也可以帶她來看。」笑話,要是看本書就可以自行診斷,你還會有飯吃嗎?


我這人缺乏訓練,反應向來遲鈍,特別不懂得如何還嘴罵人。都是掛上電話三分鐘之後,回想當時對話才驚覺自己怎麼這麼任人欺侮,再怒上心頭外加怨嘆自己沒用。這次也不例外,傻傻地說我在書上沒看到,就依照她的指示,去買了一塊殺菌肥皂幫寶貝女兒洗臉。

 

女兒,媽媽對不起你,真不該聽信護士的話,應該直接殺去給醫生看的(8)

 

這一洗就完了,皮膚原已乾到發疹,再來個火上加油的鹼性肥皂,隔天立刻流黃水。這回打電話到診所,終於獲得重視,直接安排看診。只是,錯失了預防的先機,太遲了。

 

1. 可口=可以入口
2.
我媽寄來的書大概囊括各大書店八成以上的懷孕書籍
3.
老美大多是這樣 沒有確實的科學實驗證明飲食影響胎兒過敏體質 就算是千年老祖宗的經驗也視為道聽塗說 不予採信
4.
我茹素五年 懷孕時擔心胎兒營養 查出全麥土司和花生醬能提供完整胺基酸 素來不吃花生醬的我才開始食用
5.
從此以後我對他的英文聽力開始存疑 凡事都自行再次確認 如果兩人同時聽到卻解讀不同 我一定選擇相信自己聽到的
6.
季節不同啊 我們是九月底的紐約上州耶
7.
在美國看醫生要約診 一般護士會先提供建議 如發燒就自行給予退燒藥 幾天後不退再給醫生看 不然去了檢查一下 醫生仍然叫你自己去買退燒藥吃惟初生兒發燒不在此例 需直接送醫
8.
之前我因為會陰縫線疼痛到無法坐 回家兩天就衝回去給醫生檢查是否裂開 結果只是我沒吃止痛藥 這回就想不要這麼衝動學學美國人先聽護士的話 大錯特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