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小孩很辛苦,我們做父母的不免想向子女要點回扣,拐騙小孩做些童工就是個好辦法,既可坐享其成,又可發洩他們旺盛的精力。

按摩,便是吾家壓榨童工的經典代表。

妹妹當然不知道姊姊幫父母按摩一事乃是父母利用童工的一環,比照所有姊姊做過的事辦理---絕不缺席。

這以遊戲之名行壓榨之實的按摩活動,通常是姊妹倆一同完成的。

姊姊按摩經驗豐富技術頗佳,美中不足就是人小力道少,這再過幾年就不是問題了。〈假設她還沒識破父母的詭計繼續當童工的話。〉妹妹的問題就比較難擺平了。力道小比照姊姊模式尚有解,真正的問題在於她上過幾回工之後,不但兇性大發,近來更對按摩的部位感到不滿。

以往每當她心血來潮或拿到海豚按摩器時,就會召告天下「安抹!」然後努力把爸爸或媽媽在床上或任何地方面朝下放平,上工。跟著姊姊實習幾次之後,她充滿創意的小腦袋開始思索該如何為遊戲添加變化。經過實驗,她發現拿起按摩器猛搥可以製造出尖叫的音效,與她愛尖叫的個性十分契合。而最近她又發現按摩時看不到人臉,還要面對他人大屁屁,既看不到成果〈被搥者的表情變化〉,又不受尊重,心中頗不是滋味。於是開始要求客戶以仰躺姿勢受刑。

是的,這種做法與「享受」兩字真的完全沾不上邊,是「受刑」。

之前她拿著按摩器猛槌受害者的背,已經讓趴著的人頻頻呼救:「姊姊快把妹妹手上的東西拿走!」這會兒受力點改為軟軟的胸腹,豈是一個痛字了得?即使沒有兇器,雙手萬能啊。

好個妹妹,不像乖巧的姊姊任父母拐騙,一下就把行之有年的童工利用教學計畫給敗的一蹋塗地。看來我們得再想些新的點子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