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日星期六,早晨不到三點我就被鬧鐘叫醒(其實之前因為要早起,幾乎睡不著啊~),梳洗、綁上慈濟頭,變身完畢,開三十分鐘的車在中途接了另ㄧ位慈濟志工,再開三十分鐘來到了奧克蘭棒球場。清晨四點半,停車場已經停了數十輛汽車,大門前也有黑壓壓的ㄧ群人,畢竟金髮碧眼的人出現在此的機率相對偏低,放眼望去多數是非裔、西裔及少數的亞裔。(原來是五點十五分報到,我很天才地把別人的共乘集合時間當作報到時間,搭我車的人也很順從地一起搞烏龍...)

 

這天沒有棒球賽,偌大的棒球場把一入門的大廳借給RAM,一連四天提供免費醫療服務。RAM(女兒說:那是公羊耶~全名為Remote Area Medical ,創立於西元一九八五年,與各地醫療志工和慈善團體合作,以機動的方式,到美國各個偏遠地區為無法得到基本醫療照護的民眾免費醫治。

 

由於美國醫療制度嚴重的缺失,大量資金流入官僚式層層的保險系統,導致醫療費用居高不下;收入不夠或找不到長期僱主的人,難以負擔醫療保險費用,嚇死人不償命的醫療費用,更使他們只能忍到病情危及生命時才見得到醫生。而這些人為了打工,只能住在工作機會較高的都市周邊,因此RAM也來到了這些非偏遠地區提供必要的醫療照顧。

 

2011年四月,RAM第一次來到加州奧克蘭棒球場,與在地方固定進行小型義診的慈濟合作,我也因此有了第一次的義診服務經驗。2012324日,我第二次參與這個活動。

 

大型義診活動需要的不只是專業的醫療人員,更需要許多後勤以及周邊維持秩序的志工。慈濟承擔了中醫、部分牙醫義診以及機動服務、引導與陪伴。而我如常地幫忙做大愛新聞報導(所以好像沒直接幫到RAM喔?只能算是向有看大愛新聞的人宣傳RAM吧?) 

 

每次參與活動,要說沒有「自找麻煩」那一絲絲懶惰的想法,是高估了自己的善心。但是每次參與獲得的「見苦知福」,那種親身經歷、無法逃避地與這些苦難群眾面對面的感受,卻一再把我拉回去,「我們怎麼能就轉開頭,假裝沒看見他們的存在?」

 

在這之前,我無法想像在醫療如此進步的美國,有人必須忍受牙疼到被拔掉是一種幸福(根管治療、牙套與假牙對他們是不存在的選擇),有病痛只能忍耐,看不清楚卻無法配戴眼鏡

 

如果你也有興趣,可以自己到RAM的網站上,看看有沒有你家附近的義診活動,自己註冊參與。RAM大部分的義診是在鄉下地方,很多志工是自費住旅館參與義診服務。所以在奧克蘭這種離我家「只有一個小時」的機會,真的算是難能可貴啊。

 

 

隨文附贈:【新聞報導與我】

我常覺得寫新聞報導對我而言,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我喜歡寫東寫西,用文字表達我的想法,很大的原因是我的思考速度不夠快,口才不夠好,只有「後見之明」而無臨場機智。我總覺得要把一段文字編輯到通暢其實不難,只要對著稿子多念幾次,改到文句通暢(電腦編輯多方便啊),多付出一點時間即可。然而與人面對面卻是另外一回事,沒有拍戲「卡,再來一次」的機會。

 

新聞報導卻要採訪人,而且是即時的、機會稍縱即逝。每每拿起麥克風要發問了,我的腦子還是一片空白,我該問什麼問題才能挖到寶?隨著記憶力不斷下降,要用生活上不常使用的英語發問更是一大挑戰。

 

還好慈濟志工都很善良又能幹,看我無頭蒼蠅般四處亂竄,不但幫我找人、找問題,甚至還幫我發問每次捫心自問,我都覺得自己真的不適合當記者,好想逃走,可是寫稿時又總覺得好感動,可以把這些人這些事化作文字留存下來,比起我自己大部分的日記式文章(比如此文),意義大大不同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貓 的頭像
大貓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