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早上我們全家開車到 Iron Horse Trail 的某個入口,第二度 自行車全家樂。這次多了一輛腳踏車---田田已經不坐 trailer 了,她加入父母的陣容:自己騎腳踏車。


我們騎了來回共 4 mile 的路程,中間沒有休息,配合田田的速度,我們一口氣騎了一個小時。


這條 trail 每過一段距離,就會和大馬路交錯,回程騎到一半,田田過完一個路口,竟然撞上 trail 入口避免汽車進入而豎立的柱子。跟在後面的我嚇了一跳,她卻笑著很不好意思地宣稱「我沒事」。或許她的手被震到,或許她才剛學會騎兩輪的腳踏車,手握得太緊,之後過沒多久,她就開始抱怨不想騎了,手會痛。


幸好田田是個很有耐力的孩子---早在兩歲半時,就可以和我們一起去公園散步,來回兩個小時的腳程,不但毫無怨言,也不會吵著要抱抱。


因此這回在我的鼓舞加威嚇之下---不自己騎回去腳踏車就沒了,我們還是順利地回到起點。


小玉則在出發後十分鐘後睡著,一直到車遊結束才醒來。 (這個爽人…)




在外面吃完午飯後,我們回家開始進行本日重點工作:收復失土



收復哪塊失土呢?就是大貓夫婦那張自從買來還沒有好好享受過,那一方說大不大,在我們生活中卻地位最高使用率最頻繁
King Size 大床。


這張床是我們剛搬到
Rochester 時買的,彼時田田已經在大貓肚子裡住了六個月了。之後我們和田田 co-sleep 兩年,直到小玉在大貓肚子裡住了三個月,怕在睡夢中被田田一腳踹出來,才下定決心將她驅之別院。



田田和我們膩了兩年多,準備移居之前,我們很正式地帶著她去買小床,再讓她自己挑一組床套,先把小床放在我們房間,當晚她就睡在小床上。過兩天又帶她去買個九格置物架充當書架,讓她看著爸爸在她的房間組裝。參與了整個挑床、買書架的過程後,她看到布置好的房間
---其實只有一個書架和一小塊 Nemo 地毯,不過比起原本堆放雜物的空屋,算是文化大躍進了---開心的不得了,立刻表示要把小床移過去。


就這樣,田田完全沒有哭鬧地從我們房間獨立出去。



我們過了半年床上沒小孩的日子。但是我身懷六甲,睡覺還得選姿勢,寬大的床上雖然沒小孩,除了安全,稱不上什麼享受。


接著小玉出生,不用說,又是 co-sleep 轉眼又過了兩年又兩個月


我們先把田田騙到離主臥房比較遠的房間,原本是客房加書房 (半廢棄的房間)。怎麼騙?「田田,要不要搬到書房?可以看到車子唷。」只見她雙眼發亮有如天上的小星星,此後每日殷殷詢問何時搬遷。(沒想到這麼好拐…)


小玉比較難搞定,一切都是現成的,不能帶著她去挑床或書架,以營造歡樂的換房氣氛。為了要拐她進駐姊姊房間,我們一個月前就開始用各種方式心戰喊話、把握每個可以威脅利誘的機會。


「小玉,喜不喜歡姊姊的房間?這個房間給妳好不好?」


「小玉,妳好棒,是 big girl 囉。要不要和姊姊一樣有自己的房間?」


「小玉,這個玩具/書很棒喔。以後妳有自己的房間,就可以放在妳房間囉!」


總之,費盡心思連哄帶騙,就是要讓她覺得能擁有自己的房間,真是一件很了不起、非常光榮、超級開心的事



週六下午,我們就忙著整理兩間小孩臥房和衣櫥。


客廳、餐廳、主臥房亂的像法拍屋都沒關係,兩個小公主的房間一定要溫馨可愛,讓人駐足忘返我從衣櫥挖出向以前鄰居接收的Hello Kitty床套組鋪上,小玉立刻開心地跳上床,拿起床邊書架上的書閱
讀,宣示主權之餘並表示對這間臥房的認同。


因為客房的 queen size 大床實在買不到可愛圖案的床套,田田在一旁看著,臉上不禁露出羨慕與失望的神色。還好媽媽會變戲法,再度挖出一條小美人魚的枕頭巾 (我在紐約念書時特價購買的…) 。最近田田開始看我的陳年 小美人魚錄影帶,對小美人魚正好感無限,近乎偶像崇拜,此時美人魚枕頭巾英雄般地出場--- “噠噠滴噠噠,立刻讓她的心情止跌回升。


雖然只是小小一個枕頭,但是小美人魚一頭耀眼的紅髮,加上亮麗的藍色海洋,如同畫龍點睛,讓田田的房間瞬間亮了起來。


兩個小女孩跑來跑去,妳房間玩玩,我房間坐坐,開心的不得了。


現在,就等夜晚的到來了。



晚上,小玉幾次說要到我們房間和媽媽睡。「好啊,妳的 Kitty 床這麼漂亮,我好喜歡,我們交換吧。我睡妳的房間。」我立刻附議並躺上她的床。她一看---這可不得了,鳩佔鵲巢啦---立刻小手亂揮掃我下床,自己鑽回被窩重申主權(*)


和我平常坐在旁邊看書陪她睡一樣,這晚小玉摸了很久,起來無數次。「我沒辦法睡,我的眼睛閉不起來。」這種白爛理由都說的出來。一直混到累得眼皮睜不開,這才不太甘願地沉沉睡去。


小玉新房開張的第一個晚上,總計哭了約五次,包括一次上廁所和一次尿床更換衣服。


很累,但是淪陷多年的失土總算出現收復的曙光,美好的夜晚也終於 (將要) 回到我的身邊,養育小孩的第一個階段性任務也將告一個段落。 (co-sleep,我家的啦,每家的階段和任務各有不同)



人生就是這樣吧,一段段的走過,有痛苦有歡樂。


每晚擠來拐去,互相爭奪一塊睡覺空間,還要隨時小心被摳肚臍。然而清晨醒來,睜開眼睛就能看到寶貝女兒安穩沉睡的小臉,總能在我心裡激起小小的感動。


經歷兩個小妮子五胡亂華之後重得的太平盛世之床,果真叫人倍感幸福與珍惜啊。



***

後來發現,這招不能用過頭。

星期日下午她又要求到爸爸媽媽房間午睡,我故計重施想威脅她:「好啊,那我睡這你睡那。」沒想到,她竟然想了一秒就說好,並快步走向我的房間。害我只好耍賴阻止她:「不可以啦。」

最後我施展出二選一必殺戰術,讓她選「睡車庫或自己的房間」。她給我選車庫我只好帶著她走下樓來到車庫,然後在車庫待了幾秒鐘,她才甘願回房去---當然仍是邊哭邊回房。當晚她繼續選擇車庫,不過這次樓梯還沒下完,她就反悔了。(擺明是拖延戰術嘛)

淪陷多年的失土果然收復不易啊。
創作者介紹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