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了好幾年的直髮,終於,捲髮風又吹回來了。


其實,把捲髮風稱為流行,有點政治不正確。畢竟我人在美國,而美國 人的流行,和亞洲人終究有些差距。撇開穿著打扮不論,光就髮型而言,大部分非黃種人都是捲髮---每天早上起床,面對鏡裡一頭蓬鬆的捲髮,不上些髮臘髮膠,是出不了門的。物以稀為貴,他們嚮往的,是電視購物台賣的直髮電夾,是一頭柔軟直順絲緞般的飄逸秀髮。像我們這樣直的乾脆,直的徹底,直的無可救藥, 捲髮流行的力道才夠強。


美國捲髮不稀奇,因此,我所謂的捲髮風,其實是在一些台灣貴婦部落格窺見的。雖然徐娘半老,想起當年一頭浪漫的波浪長髮,我還是不禁蠢蠢欲動,也想來變髮圖強一下。


終於,七月的第三個週六上午,我跟老公女兒告假,隻身前去整頓三千煩惱絲。距離前一次上髮廊,整整七個月。距離上次燙髮,整整四年。


四年前住在 Rochester ,雖然號稱紐約州的第三大城,對於從紐約市輾轉經由 Pittsburgh而來的我,還是荒涼的可以。


記得剛畢業時由紐約市搬到 Pittsburgh,對於 Pittsburgh 市中心佔地之小頗感不屑。一年後再搬到 Rochester ,住了半年回去拜訪 Pittsburgh ,看法頓時改觀。哇,Pittsburgh 市中心可雄偉的,至少建築物就多上了一倍...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大貓融入鄉村文化,迅速轉化成為村婦的能力,真是不容小覷啊。(下次搬到阿拉斯加試試看好了…)


如此看來,即使貴為紐約第三大城,Rochester 仍然是地廣人稀的小地方。在鄉下地方,即使有所謂的流行,裝扮好了沒地方去招搖,也很難形成一股風潮。當年我去燙髮,也完全試運氣的,只圖個看起來有精神一點。

 



剛燙完的頭髮,一般都比想要的捲一點,洗兩次後才能獲得最佳效果。那是我生完田田第一次離開她那麼久 (也不過兩個小時吧) 。頂著一頭大捲髮回到家,我很開心地叫喚正坐在爸爸腿上的田田:「媽媽回來了!」


田田轉頭看到我,不敢置信地停格兩秒,然後,「」地一聲大哭起來,轉身撲進爸爸懷裡…


我一直到現在還在懷疑:真的有這麼嚇人嗎?


無論如何,這回我可是在華人眾多的加州,還找朋友推薦來自香港的設計師,應該不會重演當年的慘劇吧?


果然,剪得相當不錯,就是捲度少了點。不知道是因為我的頭髮太多,髮捲上太少? (比起我以前在台灣,捲子數少了許多) 還是我特別表示怕燙起來太老,所以理髮師不敢燙太捲,藥水停留的時間太短呢?


不過,即使不太捲,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不得不承認---我這張老臉,還是比較適合捲髮。

 

 



很不願意承認,但是我的臉從小看起來就是比同學多個幾歲…


高一剛入學時,被某菜鳥同學誤認為學姊,想向我問路…果然菜鳥,看不出我的制服顏色鮮艷,和你的一樣新嗎?


接著,考完大學聯考,很得意地穿上當時“長大的女生才穿的”長裙,愜意地在南陽街逛書店。不意被一個老男人搭訕---說老其實不太公平,他應該也就三十歲上下,對現在的我,可是幼齒級的咧。可是當年才接近十八一朵花,都可以叫他叔叔了。


老男人:「剛畢業啊?」
大貓:「是啊。」
老男人:「哪裡畢業?」
大貓:「XX女中。」
老男人眉頭皺了起來:「嘖…」掉頭離去。


我愣住了,一時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怎麼這人忽然掉頭離去…莫非…我有口臭嗎?


大學後住校,常上福利社買水果。大貓其實生性閉俗,不太和陌生人攀談,這天卻不知道為什麼,和福利社老闆多聊了幾句。最後,老闆很篤定地說:「妳研一吧?」


拜託,大一和研一,“差一個字差四歲”耶。說的好聽,是看起來有智慧,說的難聽…我們還是口說好話做好事吧…


這才明白,原來老男人以為我大學畢業了,可以來個你情我願,哪曉得差點成了誘拐未成年少女的變態叔叔…好啦,我就是長得有氣質,高中畢業就具備大學畢業生的丰采,怎麼樣?(咬我啊)

 



話說直髮老臉忍受了兩個小時風吹雨淋之後,終於成了捲髮老臉。雖然老臉不變,看著鏡子裡的捲髮---她以為她很美麗,其實只有頭髮還可以…至少還有頭髮還可以,大貓心裡其實是滿意的。


得意洋洋地回到家,田田一臉不習慣地看著我,彷彿生平第一次看到無毛雞般研究半天,又不敢輕易得罪,只是口口聲聲地說:「這不是媽媽。」


而小玉這隻恐龍,根本沒發現媽媽有什麼不同,只傻傻地重複著四下找不到媽媽時,爸爸教她的話:「媽媽妳去剪頭髮喔。」


反倒是費比恩對我的新髮型讚賞有加:「這樣很好看,就有媽媽的樣子了。」


等一下。


「什麼叫有媽媽的樣子?以前就不好看唷?」這個讚美有問題,大大的有問題。


「…以前那樣…比較像是…青黃不接…」被逼到牆角,費比恩小心翼翼說出了個自認為真誠又委婉的答覆。


什麼青黃不接?什麼媽媽的樣子?這…你會不會太老實了點?怎麼感覺上應該是讚美的話,卻真誠到有點刺耳?


也罷,知足常樂,捲髮老臉“至少還有頭髮還可以”,可以開心了啦…

 


相關閱讀:物以稀為貴

創作者介紹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oshay
  • 這篇寫的太爆笑了
    好傳神啊 可惜沒照片可看
    我啊 來美國十六年了吧
    只去燙過一次頭 也不是
    是台灣家庭燙髮來我家幫我燙
    貴死囉 害我不敢再試
    然後就是 我自己也實在不習慣
    每天照鏡子都認不出自己
    反正一年剪短一次 省事省錢
    也不會嚇壞自己和別人

    欸 這裡怎麼好像是新的地方
    跟我上次來的不一樣
    你搬家了嗎 還是本來就有兩個家
  • 其實現在在台北給好一點的設計師剪燙
    價錢和這裡差不多耶
    我上次在台灣燙好像要三四千塊吧
    這裡要價110 plus tip(我給10元 好像有點多...)

    我一直有這個窩啦
    我喜歡Pixnet的環境
    而且我哥在大陸看不到Yahoo! blog(台灣的網站 所以被封鎖了)
    但是這裡相片有容量限制
    不太適合放小孩的生活照(得縮小圖檔還是很快就滿了)
    在這裡留言我也會回啦
    只是Yahoo!的格友都只去我Yahoo的網站
    所以這裡就冷冷清清的囉

    大貓 於 2007/08/15 12: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