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看著信仰上帝的朋友,他們所展現的喜悅,相較於廣大佛教信徒背負還清前世罪業的沉重身影,把所有的罪一股腦地推給耶穌承擔真的輕鬆太多了。於是我在大學時,透過當時念研究所的男朋友硬是約了他的指導教授,想請教為什麼他相信上帝。這位教授也是從小讀聖經長大的虔誠信徒,據我所知,他的父親是傳教士。他的答案很簡單,相信、祈禱,你就會知道。


年輕的我不服氣,要是我去相信並向廟裡的神祈禱,也會有靈感、應驗啊。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他們都說上帝是唯一的神,要如何說服我上帝創造這一切。但是教授多了年歲的洗禮,明白跟年輕人多辯無益,所以他對於我那個「上帝創造人,誰創造了上帝」的問題,「我們是無法理解的」記得他大概是這麼回答的。


後來,我依舊相信比較合乎邏輯的佛教輪迴,但是對於佛教的一些要求,我還是繼續持疑。有一回我去綠島潛水,室友是一位離過婚、自己經商、愛抽菸的美女,忘了為什麼他拿出一張佛菩薩的相片給我看,然後很驚訝地看我不經意的拿著相片,教育我「不能對佛菩薩的相片不敬」。看到這個渾身帶刺「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的美女,對一張小小的相片有這麼大的執著,我不能不疑惑:我相信怪力亂神,但是如果真是佛菩薩,慈悲都來不及了,為什麼會對自己的一張[模擬]相片在意。

 

或許有人會說,禮敬佛法僧是佛教的基本,而最常聽到的是,對佛法僧不敬罪業重大。但是一定要拘泥於型式嗎?或許這只是一種簡單的教導方式,甚至只是要警告小孩的權宜之便,但是真正的敬意不該是以恐懼罪業的方式達成,就如同怕無法得永生而選擇信仰上帝。 

 


說到這裡就一定要提我的另一個不解:念佛。大家都知道佛教徒念佛求滅罪往生,除了最簡單的南無阿彌陀佛,還有各種經文,像是地藏菩薩本願經、佛說阿彌陀經,都宣稱念誦有無量益處。我當然也想要那些無量益處,也聽說誦經時會有許多看不到的鬼神一起受益(所以有功德),但是為什麼佛陀要我們念他的名字,甚至把他說法的經過一再唱誦,來達到滅罪往生的目的呢?


如果生命只有這麼長,我們有幸識得佛教,更有幸生活不虞匱乏,卻要花在靜坐誦佛才能滅罪往生,而不是努力去幫助他人?我無法接受這樣的理論。


因此,我逐漸向"做就對了"的慈濟靠攏,在紐約時,一方面孩子年紀小,我只參與活動,卻也常忍不住質疑"萬一上人不在"慈濟究竟以何為依歸?搬到加州後,除了小朋友加入中文學校,因為愛亂寫,我也慢慢地加入慈濟人文志工,開始紀錄人性真善美。看到許多慈濟志工們所做的犧牲奉獻,我真的是佩服不已,我知道是上人的情操,感動了這些慈誠、委員們,但是到底是怎樣的力量,能讓各行各業各式各樣的人聚在一起,只為了不斷地幫助別人?



好奇心殺死貓,朋友建議可以去見習進一步了解慈濟,我終於親自參與見習。


只是,好奇心不止於此,我同時也試著接觸上帝,與耶和華見證人訪談者討論,然後,在某個因緣牽引著我閱讀了"與神對話"一系列三本書。

 

然後,我就沒有宗教信仰了

 

創作者介紹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oshay
  • 哈 你最後一句真經典
    讓人很想繼續看下去
  • 不然這麼長怎麼看的下去喔? XD

    大貓 於 2011/09/30 05: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