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ON D90 - DSC_7406.JPG     

多年以來,每次填寫表格遇到宗教這欄,大部分的時候我選擇留白,心血來潮的時候,我會選擇「佛教」。


受到母親影響,我從小接觸的就是佛教,從閱讀過的一本厚厚的佛教兒童故事書(當時有很多書都是厚厚的紅硬書皮,記憶中大約和紅樓夢一般厚重),五年級去高雄參加佛光山兒童夏令營,到大學時參與為時一周的佛光山北海道場青年夏令營,都是佛教行儀的浸染。對於上帝我不是不好奇,但是「信我者得永生,其他人下地獄」的概念太不人道,不教而殺謂之虐,這世上有多少人無緣接觸上帝,要如何信他得永生?所以有許多年我對上帝是敬而遠之。


佛教兒童故事書對我影響深遠,也難怪家長都想盡方法要把自己的理念從小灌輸給孩子。讀聖經長大的人,思想體系以上帝為主,看人事方法都以上帝造人出發推理。像我這種讀佛教兒童故事書長大的,思想體系當然以佛教人人皆可成佛、世界無始無終為主,看上帝就是天人界、甚至菩薩的一員。


我相信上帝是存在的,每個宗教中的每個信徒所體驗到的「奇蹟」都是對他而言真實的,就像道教的廟宇為何如此興盛,除了某些人迷信,某些人藉機斂財,應該也有不少「靈驗」的真實故事吧。



說實話,我的佛教程度大概不到小學畢業。從那本厚厚的故事書中我學到了佛教中分了「幾界」,學到了除了人界,還有阿修羅界,天人界,鬼界等等,天人就是我們眼中有法力的神,他們和我們一樣會轉世輪迴,所以有些廟宇後來就不靈驗了,或許是廟神福報享盡又墮入輪迴之故。而上帝,在當時的我認為,應該屬於天人之一。


儘管如此,我對於佛教卻也無法全盤接受,特別是在我國中高中時期,母親會帶我們去法會吃齋,就是在法會結束前去念個二十分鐘的佛,接著吃齋堂的飯。因為要叛逆的青少年乖乖念完兩個小時的法會,我們一定會造反,而且拜過的齋飯應該有保佑的神效,所以母親採取這種折衷的方式拐我們去念佛。


印象比較深的是在佛光山台北道場,榮星花園附近的大樓地下室。一大群阿嬤歐巴桑,大概是念佛念的血糖很低了,拿食物沒有所謂排隊禮讓的,擠啊。年輕力壯的我怎麼能夠體會中老年婦女的疲憊與飢餓,當時我連穿拖鞋出門都覺得丟臉,更難以忍受不排隊不守禮儀的歐巴桑文化,我內心吶喊:「你們佛念到哪兒去了?」


歲月不饒人,轉眼我也成了歐巴桑一族,我終於逐漸明白,有心學佛是一回事,學到甚麼程度卻是另外一回事。我不能以自己的想法去評斷他人,在有為的高人眼裡,我應該也是很幼稚的求道者吧。


創作者介紹

爪過留痕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oshay
  • 推擠文化真是很無奈
    從前不管上車或各種活動 大家都是擠成一團
    尤其我媽會在後面推我 我又不能轉頭阻止或念她
    真是很搞不懂啊 可是不跟著一起擠好像永遠上不了車
    不知道這種現象改了沒
  • 現在的大人都是我們這一輩的啦
    除了老公公老太太,大部分都覺得不排隊很丟臉
    已經進步太多了
    推擠文化據說在對岸依舊盛行

    大貓 於 2011/09/30 05: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