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三年,我念了兩個學校。頭一年半念的學校規定白衣黑裙著短襪,髮長耳下三公分,中分夾起,不准打薄。髮禁解除好像是在我國三或是高一那年。所以,當時要叛逆很簡單,不必忍痛帶鼻環舌環或刺青,只要穿個及膝長襪,頭髮剪個瀏海,削薄打層次或燙個彈性,就算得上半個壞學生了。

曾經有一段短短的時間,我成了半個小太妹。母親是國小老師,從小我一直是個人工製造的資優生,總在一到五名之間遊蕩。進入國中後,第一次期中考我還是全校前十名,莫名其妙地上台領獎。可是因為搬家的緣故,這所國中裡沒有一個我認識的人。正巧我家樓上住了一家不太管教子女的鄰居,女兒和我同年。很快地,我就和她混在一起。

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